沐清雨照片图片

沐清雨

20 部作品

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擅长军旅言情。八零后普通都市女子,对古城有特别的向往,渴望远离尘嚣,在民风纯朴之地,享细水长流之暖,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已出版作品:《听说爱会来》(再版名《与你一起虚度时光》)、《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若你爱我如初》、《春风十里,不如你》 、《所有深爱的,都是秘密》、《念你情深意长》 。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9135/沐清雨照片图片

半生熟

作者:沐清雨 | 完本

机场送别的一幕,那个短暂却真实的拥抱,温暖了萧熠很久。 其实不是非走不可。可让他亲眼看着自己守护了六年的女孩儿嫁人,萧熠回答自己:“我做不到!”然而不是亲眼所见,心就不疼吗?捂着隐隐泛疼的胸口,萧熠无数次问自己,可回应他的除了一室冷清,再无其它。 房内只开着一盏灯,光线暗得伤心。 签完最后一份文件,萧熠拿起电话。 响了一声便被接起,透过话筒传来清脆干净的女声,“萧董。” 何必执着,到此为止! 萧熠闭了下眼,再睁开时平静地交代:“送一束郁金香作为……礼物。”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没有多一句的询问,彼端语调平稳地应下:“好。” 通话结束的瞬间,萧熠从指尖到心,都是凉的。 终究,那一场未曾言说的爱恋只能于无数夜深人静之时,独自回忆。多年以后相逢, 万语千言,竟只得心口一句:你可爱我如初? 这世上,唯一人值得我这份孤勇。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后,沐清雨再创都市暖爱经典 一次埋藏时光深处的擦肩 一阙因重逢而谱写的恋曲 曾经被你深爱过,怎舍得成为你的路人。 她曾经爱过一个人。 也因只爱过这么一个人,从此无论遇见谁,都变成了甲乙丙丁。 六年前,他是将她捧在手心的惨绿少年。她是有恃无恐的偏执少女。 误会层叠,情感困局,她任性地选择了离场。 年少轻远别。 彼时她以为分手不过是人生一次寻常的转身,随之而至的却是芜杂无边的思念。 六 年后,他是沉稳刚强的参谋长,她是英姿飒爽的女刑警。 故城重遇。 他身边不是没有更好的女子。 她亦不乏温暖宽厚的怀抱。 怎么却难掩眉目里一丝黯然。 人人都以为她傲气果敢,只有他懂得,她不过是害怕受伤的鸵鸟。 生死线上走过的军人,听从命令,更听从内心的指引。 这一次,不管如何,要攻下这座城池——这个决定,他只用了一秒。厉行是有原则的人,对于某件事,他坚持按程序操作。至于是神马事,大家就心照不宣了。 然而地球人都知道贺熹偏偏喜欢诱惑他,挑战他的定力。甚至计划着请他喝酒,然后……终于在某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厉行被扑倒了(首次扑倒是正文内容,所以此处省略一万字,亲爱的们先自己YY)。 但他当时还是垂死挣扎过的。眼睛里明明都着了火,还死撑着说::“我不想再做什么君子了,离我远点!”

/yq/9133/沐清雨照片图片

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

作者:沐清雨 | 完本

他是个极有军人气质的男人,连吵架时掷出的话都如发口令般短促而有力:“不许大喊大叫!给你十秒钟时间调整自己,现在倒计时,十,九……” 她气愤:“有没有点儿时间观念?需要调整十秒钟那么久?” 他是个很血性霸道的男人,对她裙子长度引来的较高回头率颇有微词:“你可真给我长脸!”见她呲牙笑得没心没肺,他板起来脸训她:“下次再穿这么短看我不关你禁闭。” 她撇嘴:“我是满足你的虚荣心,搞得像是有损安定团结扰乱军心一样。” …… 一场军民协同作战的“战事”,一桩围绕幸福靶心打转的温暖情事! 世上唯一的心锁,遇到了世上唯一的钥匙,最好的爱情,不过如斯。《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编辑推荐:她一生渴望被爱,同时满心惊惶。直到遇见这样一个男子,被锁定,被宠爱,被细细品味,悉心珍藏。当傲骨天成的侦察兵少校遇见热爱脱线的大学辅导员,《何以笙箫默》后,都市暖爱系唯一经典!在狗血剧情泛滥的今日,《时光若有张不老的脸》的出现,如同一道春日暖阳,清新,温润,没有刻意而为的百转千回,却有对爱情至始至终的笃定和信仰。军旅背景的特殊设定,夹杂儿女情长的水样温柔,刚柔相济,亦庄亦谐。 世上唯一的心锁,遇到了世上唯一的钥匙,最好的爱情,不过如斯。 相信我,这本书会让你重新体味爱情的心跳与永恒。 原名电视剧《幸福不脱靶》同名电视剧已进入制作阶段,影视公司重金打造此部军旅言情青春偶像剧,军旅背景的特殊设定+儿女情长的水样温柔,刚柔相济,亦庄亦谐。经典剧情经典角色的倾情演绎,让更多读者领略这一段别具风情的温暖情事!退出他的“包围圈”,她委屈兮兮地说:“嘴唇都被你咬破了,不知道轻点啊,粗鲁——” 他凑过去看了看,有点心疼:“对不住了,我都忘了接吻这种常规战术动作更该注意要领了。” 打开他伸过来搂她的手,她跳得老远地控诉:“我看啊,和你在一起高度警觉程度绝对不能亚于一级战备。” 不满她的“抵抗”,他习惯性拧眉:“你要是行动听指挥我也不用强攻。躲那么远干嘛,我是阶级敌人?过来!” “就不!敢施以暴力,给你全军通报。”她淘气地将抱枕丢过去,一蹦一跳着推门跑出去了。 交流进行时: 结束和蜜友的单线联系后,她皱着秀眉嘟囔:“我成了你的军用物品,你却是国家和人民的,属于公有财产,这太不公平了。” 轻轻掐了下她嫩嫩的脸蛋,他忍不住笑了:“都有这认识了?不错,进步了。和我在一起,你的个人素质已经得到了飞速提高。” 奇了怪了,嘻皮笑脸不是他的作风啊?她朝他瞪眼晴:“解放军叔叔,我在和你讨论很严肃的问题。不许笑!” 叫他什么?解放军……叔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惯得没个样了。 他敛笑拎她小巧的耳朵:“那就别枕着我大腿。起来,端正态度和我说话。” 又来了。和他聊天他给你整得像开会。她气愤了,怪叫一声将他扑倒……

/yq/9132/沐清雨照片图片

幸福不脱靶

作者:沐清雨 | 完本

他是个极有军人气质的男人,连吵架时掷出的话都如发口令般短促而有力:“不许大喊大叫!给你十秒钟时间调整自己,现在倒计时,十,九……” 她气愤:“有没有点儿时间观念?需要调整十秒钟那么久?” 他是个很血性霸道的男人,对她裙子长度引来的较高回头率颇有微词:“你可真给我长脸!”见她呲牙笑得没心没肺,他板起来脸训她:“下次再穿这么短看我不关你禁闭。” 她撇嘴:“我是满足你的虚荣心,搞得像是有损安定团结扰乱军心一样。” 牧可弯唇,随即又孩子气地抱怨:“可你现在有两个小宝贝儿了,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疼我,只要一想到以后不能随心所欲地撒娇,我就失落。” 目光穿透黑暗灼灼地投到她脸上,贺泓勋以一种温柔且坚定的语气告诉她:“从娶你的那天起,就决定了让你一辈子在我怀里撒娇。” 看到她唇边漾起的甜美笑容,贺泓勋也笑了,然后贴过去,吻住她微微开启的口…… 差点忘了说,牧可与贺泓勋的两个宝贝儿是一对龙凤胎,男孩儿脸部轮廓酷似他们的父亲,粉雕玉琢的女孩儿则继承了牧可的娇俏与灵气,是一对极可爱的兄妹。 这是一场军民协同作战的“战事”,这是一桩围绕幸福靶心打转的温暖情事,且看他们如何在嘻笑怒骂中撰写与众不同的—幸福打靶手则。

/yq/9136/沐清雨照片图片

听说爱会来

作者:沐清雨 | 完本

市长千金安以若为恋人席硕良全心全意付出,但对方却因根深蒂固的门第之见在结婚当天抛弃了她.以至六年的感情终是以惨淡收场。同年,迅捷冷峻的警界精英牧岩走进她的生命。起初,执行任务的他为避人耳目情急之下强吻了她;之后,他与她默契配合救出被挟人质,并奋不顾身为她挡下足以致命的子弹,更在她无意中卷入贩毒案、被集天使与恶魔于一身的顾夜绑架之时,不顾身负枪伤孤身前往中缅边境救她脱险。最后,两人巧设迷局将在逃的毒贩顾夜绳之于法。 患难之时他们不离不弃,情愫暗生,两个不同领域,不同性格的人,对爱情更有着不同的认知与经历。一场场风波过后,他们会不会用彼此坚守的爱成就一段地老天荒…如烟岁月中蕴藏着丝缕的忧郁与执著,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有着80后女子少有的温和与淡定,喜欢用纤细的笔触挥动润性的羽翼,追随梦的方向,一路飘飞,只为与文字共赴一场心灵之约,将洒脱的灵魂雕刻进时光的隙缝,见证鲜活的流淌。平生之愿便是远离尘嚣,去往质朴淌过心间的百年古镇,恣意地迷失自己。《听说爱会来》:《钱多多嫁人记》、《特工女孩》作者人海中鼎力推荐。 新一代治愈系写手沐清雨,倾情奉献“警匪”大片,为你量身定做幸福。 许多的别离告诉我们,上帝吝啬成全每个人的幸福,长厢斯守是件极为奢侈的事情。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说等她,是不是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等她回头。站在十八层的大厦顶端,她垂下长睫,将翻涌的情绪封存在眸底,任寒风肆虐。 某种诱惑的气息似是在无声蔓延,仰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凝神静气,将波动的心境按下,让清醒逐渐替代了凄然。 良久之后,微微睁开眼望向天际高悬的明月,皎洁而又高远,还有一个人的眼神,深邃,暗沉,复杂,关切。 见他始终不语,她蹙眉,转身面对他倨傲地指责:“你这个人真是,好歹安慰我几句吧?这个时候怎么又沉默是金了?平时不是最能侃?” 男人无辜地挠挠头发,拧着眉凝视她,眼里闪过促狭的温柔:“安以若,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发泄了很久,这里风很大,我都快冻得牺牲了。” 听他这么一说,她才注意到男人的大衣披在自己身上,大冬天的他却只穿着件西装外套。很没风度的,她哈地笑了,“英俊潇洒能文能武热爱祖国和人民的同学也会怕冷?” 男人双手插进裤兜里,耸了耸肩,冻得牙齿都在打颤,不满地抗议:“哎!我说,以后你要是心情不好千万换种方式折磨人,这死冷寒天的我再耐冻也扛不住啊。”说着还配合地跺了跺脚,抽出手放到嘴边呵气。 安以若默然,心底涌起感激和感动。

加载更多作品
/xh/8477/

诛仙2第二部

作者:萧鼎 | 完本

诛仙2小说诛仙第二部完整版共四册124章。讲述了《诛仙》之后,张小凡、陆雪琪的故事告一段落,《诛仙二》以全新的故事,全新的人物,在同样的背景、不同的时间下,所展开的全新的宏大故事。神洲浩土,浩瀚无边,虽有亿万人口,纵横千万里,亦不能穷尽浩土全地。古往今来,涛生云灭,人世间风云激荡,如潮起潮落,永不停歇。今之人将所居广袤肥沃九州生息之地称为中土,而在中土之外,东为沧海,西乃蛮荒,南有群山巨泽,北乃风雪冰原,这四处无不是人迹罕至的凶险之地,每一处之广大都不下于中土。只因妖兽横行,天险绝地无所不在,艰险难测,非大神通修士不能探秘,是以长久以来都神秘难言,非常人能知根底。中土之地乃人族古来繁衍之所在,灵山福地无数,天下九州,皆是一片繁盛无比的景象。然而多年前魔教兴起,两度作乱,又有源自南疆十万大山深处的神秘兽妖崛起,席卷天下荼毒世间,一时生灵涂炭。幸而中土人族青云为首之诸门派与之抗衡,几经波折血战,终于消弭大劫,还中土九州以安定平和。时至今日,魔教式微,兽妖败亡,再无浩劫纷争,只是当年那几场血战过后,中土这几家巨擘豪门都是元气大伤。曾经的三大正道豪门中,天音寺与焚香谷都是一落千丈,衰败不显,唯有青云门还残存几分实力,然而亦是元气大伤,不复往日景象。世间轮回,生生不息,老一代豪门虽已衰败,却有更多新兴门阀取而代之,展露风头。当今之世,除青云门这等千年大派外,已有许多修仙门阀世家快速崛起,扩张势力,足以与青云门相抗衡。与此同时,中土九州之外更有两大神秘宗派悄然而起,偶现世间却是实力惊人,令人刮目相看,其一乃是中土东方沧海之中的蓬莱仙宗,其二是来自北方寒冷之极的风雪冰原深处的天龙殿。总之,神州浩土上光阴如水,转眼间又是一番繁荣景象,只不知这人间岁月,又有多少儿女英杰在经历着离合悲欢?

/yq/9329/

权咒

作者:安思源 | 完本

武林世家,霸道的情爱,却又忠爱难两全,皇朝贵胄,温润、宽容的等候,江山美人孰轻孰重,时空魂,轮回道,理智与情感的选择,庭院深深何去何…… 虽然现代女人在古代生存有许多优势,但也有劣势,并非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 首先,在古代男权社会中,女人是男人与社会的附属品,没有独立的思想,也没有独立的经济权利。古代的社会制度对女人的束缚便是独立生存的最大障碍。 如果穿越文再真实一点,那么现代女性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也应该很多。这是一篇现代女性与古代生存环境相碰撞的文字。十六岁时的余念修已经出落得玉树临风了,纵是性子顽劣,可是一举手一投足,或者仅仅是在街边和兄弟们打闹时的扬唇一笑,都能让不少姑娘家迷了心智。 念修也从不腼腆,董家兄弟以及马盅每回和他上街,都会忍不住翻白眼。这家伙总是不住的冲姑娘们抛媚眼,惹得人家春心荡漾后,又是一脸无辜若无其事的路过。这临阳县里,为余念修明着争吵过的姑娘,也不再少数。 去年,念修的爹去世了,他更是没人管了,闹得更凶了。心想自己现在这模样,怎么着都吃亏,等穿好了衣裳再跟他好好计较。 “哦哦……”念修还没回神,傻傻的扔下衣服,他倒红了脸。赶紧转过身,往旁边走去,虽想着不看,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又回了下头,依旧觉得不敢置信。那个总是脏兮兮的小鬼,竟然是个姑娘! 只有十四岁的肉肉,尚还没有姑娘家该有的亭亭玉立,若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偏偏念修仔细看了,近在咫尺,瞪大了眼看,肉肉确实还没有姑娘该有的东西,可也没有男人该有的。 念修只是见到了个稚嫩的女孩,披散着发,回眸微嗔的瞪视着他。双颊有些嫣红,发尾正滴着水,有几分那年纪不该有的妩媚。

/wx/8559/

忘川

作者:沧月 | 完本

忘川沧月听雪楼,听的是江湖霸业,听的是儿女情长。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中龙凤去世三十年后,听雪楼三易其主,兴盛衰败,起起伏伏,到了第五代,局面已经变得尤其艰难。七大帮派秘密结盟,以“天道盟”为名,开始与听雪楼分庭抗礼,江湖格局岌岌可危。 何以挽救危局?唯有夕影血薇,重现江湖。 她从风陵渡的月夜驾舟而来,携剑回到洛阳。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血薇来到夕影身边之前,听雪楼里,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已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昔年人中龙凤的传说,终究一梦。而她孤身远去天涯,绝望之中,再遇新的机缘。十年前惊鸿一瞥的陌路人,竟重归于她的人生。 刀剑如梦,恩怨如潮。 真是可怕啊…人心里那种爱与恨的力量!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如果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还愿意学成一身的绝学?还是永远留在风陵渡,做一个只看着黄河日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江湖的平凡女子?《忘川》的结束,标志着属于听雪楼的时代也终于彻底结束了。 那个从初中时代就绵延开始的梦,在这里画下了句号。 就如同我随风而去的少年时代一样。 有生之年,望穿秋水,终于渡过了这条忘川。 ——沧月 听雪十年,武侠世界至此完满“血薇,不祥之剑也。嗜杀,妨主,可谓之为‘魔’。” 下着雨的初秋之夜,风里有菊和兰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间小小的酒馆里,人声寂寥,风灯飘摇,只有一人独坐。灯影雨声里,连外面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本翻得卷了边的古旧书卷。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