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照片图片

尼罗

35 部作品

擅长写以民国为背景的小说。以民国文成名,文风辛辣幽默、剧情离奇莫测、笔下人物千姿百态,是最具个人特色的作家之一。《无心法师》《民国遗事1931》《残酷罗曼史》《恶徒》《妖僧与妖》《风雨浓,胭脂乱》等作品。性别:女 年龄:二十几一嫩花 爱好:写写小说,做做囧事。 民国题材领域大手,文风老辣,行文狠厉,故事人物性格鲜明而立体,尤其擅长刻画两面。本人嗜酒,直爽冷幽默。故事多围绕主人公的一生展开,描写其不同时期的情感经历。万千深情,岁月感慨,国仇家恨隐于漫天炮火纷繁乱世,细细品味,其中滋味让人深思动容。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ls/9154/

知行合一王阳明

作者:度阴山 | 完本

知行合一王阳明,知行合一王阳明2,道破天机!习近平主席九次强调知行合一,仅2014年就反复强调六次! 在蛮荒的龙场,王阳明悟出了“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即人人皆有良知。而在血腥的沙场和险恶的朝堂,让龙场悟道实际发挥作用的,是“知行合一”,即遵循内心的良知,便能达到宁静于内、无敌于外的境界。 如果心学是圣贤功夫,那么知行合一则是俗世智慧。知行合一并非得自顿悟,而是在磨难中不断反思、修练,最终砥砺出的生命境界。 在经历了当众廷杖的奇耻、下狱待死的恐惧;流放南蛮的绝望、瘟疫肆虐的危险;荒山野岭的孤寂、无人问津的落寞,直至悟道的狂喜、得道的平静后,王阳明不但求得了内心的安宁,而且逐渐通过“知行合一”拥有了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凭借知行合一的强大力量,王阳明率文吏弱卒,荡平了江西数十年巨寇。 凭借知行合一的强大力量,王阳明以几封书信,一场火攻,三十五天内平定了宁王之乱。 凭借知行合一的强大力量,王阳明从根本上扫清了困扰明政府多年的广西部族匪患。 本书通过讲述王阳明的辉煌传奇,为您剖析知行合一的无边威力。 公务员争相购买!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团购热门图书! 狂销50万册!有史以来关于王阳明及心学畅销读本。 2015年学习知行合一成党内热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经济日报》等权威媒体重磅刊文解读。 习近平视察贵州时,在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讲话时也谈及王阳明。他说他很景仰龙场悟道的王阳明先生……要把文化变成一种内生的源泉动力,作为我们的营养,像古代圣贤那样格物穷理、知行合一、经世致用。——《瞭望》 王岐山:我对王阳明有兴趣。他讲的是心学,我对王阳明很有兴趣。这几年我能抽空坚持读书,不容易。我脑海里浮现王阳明致良知和知行合一的两句话。 全面解读知行合一理念及其创始人王阳明的通俗全传! 本书通过讲述王阳明的辉煌传奇,为您剖析知行合一的无边威力。 在蛮荒的龙场,王阳明悟出了“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即人人皆有良知。而在血腥的沙场和险恶的朝堂,让龙场悟道实际发挥作用的,是“知行合一”,即遵循内心的良知,便能达到宁静于内、无敌于外的境界。 中国人民大学史学硕士十年心血,厚积薄发!畅销书《帝王师:刘伯温》作者力作! 何谓第一等事 对于大明帝国第八任皇帝朱见深(明宪宗)来说,1472年绝对不是个好年头。鞑靼(明朝时由也速迭儿开始,最终由达延汗统一的东部蒙古)从年初到年末持续不断地攻击帝国北疆;大运河因为干旱而枯竭,南方运往北京的粮食只能走遥远而艰险的海路;四川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政府军接二连三地惨败;苏州发生洪灾,两万余人被冲进大海成了鱼虾的美食。朱见深和他的政府焦头烂额。 但对于浙江余姚王华家来说,1472年是个非常好的年头。因为就在本年九月三十,王华的老婆生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就是多年以后的王阳明。

/kb/9456/

奇货

作者:唐小豪 | 完本

湘西神秘苗寨中,刑术、元震八、凡孟、徐有、贺氏姐妹……似乎人人都有秘密。 甲厝殿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能令众人及“纹鼬”如此不惜代价? 案件陷入僵局,警方寻求帮助,监狱寻人,而这个名震东北的“关外佛”居然愿意协助警方; 国际刑警里出现内鬼,“渔夫”离奇被杀,马菲失去了可证明身份的关键人物; 《九子图》重现江湖,隐匿多年的九子之一万清泉却突然被杀,一切似乎迷雾重重……“抽衣入质库,逐货当百户”。 相传,自打南北朝时期有真正意义上的当铺开始,便存在逐货师这一职业。可没人知道到底是逐货师和朝奉,哪一个职业诞生在先,只知道逐货师通常都是以朝奉这一职业来掩饰自己的真正身份。 逐货师,是一个集朝奉眼力,冒险家经历以及古玩收藏者癫狂为一身的职业,他们毕生追求的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奇货”。 何为奇货?这种东西只是一个称呼,也许那是一颗石头,一根稻草,一袋泥沙。总之,能称为奇货的,都是有着独特功能,却往往会被人忽略的东西。 军阀混战时期,一个戴着斗笠的神秘男子,拿着一双看似普通的筷子,走进了山海关下小镇的久安当铺之中,他用这双筷子典当的不是金银大洋,而是一句话——“奇门再现,永守秘密”。 因为这句话,以久安当铺大朝奉为掩饰身份的逐货师刑仁举被迫踏上了逃亡之路,那双筷子也因此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 几十年之后,当那双筷子再次出现的时候,直接牵连出了一桩六十年代的离奇命案,一名年轻的现代逐货师踏上了寻找“奇门”的征途——怪异的地鸣楼,消失的忽汗城,境泊湖下的怪影…… 环环相扣,步步惊心,所有的诡异,都不是巧合!当田云浩跟着关芝青来到她所工作的医院门口时,已经临近傍晚,这间医院的位置在呼兰,而田云浩则是第一次来呼兰,他之所以知道这个地方,只因为两件事:一是这里有一家店铺的石头饼做得很好吃,曾经有同事来呼兰办事捎回去过,第二就是呼兰出过一个叫萧红的女作家。除此之外,田云浩对这里一无所知。 这间医院在呼兰很偏僻的一个地方,医院四面都被高耸的杨树林包围,如果是在夏季,你无法隔着杨树林看到里面还有这样一个院子,院子中有两座五层高的楼房。不过在冬季,树叶掉光之后,隔很远就能看到这个毫无生气的地方,就像是一座孤零零的堡垒。 田云浩停在门口,看着左侧挂着的那块白底黑字的牌子,上面写着“红光优抚医院”六个大字。一个月之后,古玩城内,刑术的新当铺开张,连九棋、刑术、马菲和田炼峰站在那,看着那块崭新的“永安当铺”的牌匾,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 连九棋笑道:“你取永安当铺这个名字,就是为了纪念刑仁举吧?” 刑术摇头:“对,是为了纪念,可是人为什么要纪念呢?无非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在某些事情上重蹈覆辙。”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