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照片图片

南枝

3 部作品

著名耽美女作家,另有马甲“晚归”,曾用名“南雪桥”创作《父亲的大树》。在晋江文学网站上开有个人专栏,现为网上人气较高的女作家之一,出版《卫溪》《逸宁》等作品。这位老大爷说得头头是道,听的人也多,或站或坐,几个年轻人听后又和那老大爷讨论起来,说最近一直有警报,但也没见炸过来…… 柳愉生被太阳晒得晕晕乎乎地想睡觉,这边闹得厉害,他就端了自己的茶水到另一边的椅子上去坐了。 刚坐下,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叫自己。 那声音里带着激动欣喜,柳愉生四处看了看,没发现叫自己的人,以为自己听错了,便直接坐下没有再管,毕竟,他从国外回来近两年了,以前的熟人实在没有见过几个,即使再遇到的,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亲切劲,这么个乱世,人人都自保尚难,像他这么个归国回来便遇到祖父离世叔伯们分家甚至卖了祖产公馆,他还没有拿到一分家产,只能靠在一个中学里教书过着潦倒的生活,从以前的柳家孙少爷变成了一个穷教书先生,谁还会愿意和他有多少瓜葛,估计是生怕他这个旧友找上门去吧,看到他躲尚且不及呢,谁会如此激动而欣喜地叫他? “愉生,柳愉生!”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h/8922/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

作者:容九 | 完本

我不晓得为何他们见了我总是如临大敌, 其实我这个人一向都怀着一颗慈悲之心。 苍天可鉴,那些关于我的传闻,真的只是谣传。 本文讲述了女主在众人皆以为她是杯具的情况下 如何让众人一个个沦为杯具的血泪史。 文风半轻松半调侃,笑虐点俱在。失忆孤女被恋人抛弃,再见面时,他是王府世子,她却成了权势滔天的监国公主。 大家都说,自己这个公主以前当得十分可恶。记忆迟迟未能找回,真不知道是朝堂上的明争暗斗更棘手,还是公主府上的一堆面首更麻烦。 一面是对她“爱恨交织”的正牌驸马,一面是谎称不记得她的冷漠世子——仿佛两个人都在心里埋藏着对她的一往情深,又好像每个人都与谋反势力暗中牵扯。是敌是友如何分辨? 她想尽力查清自己过去的经历,却发现导致自己失忆的原因扑朔迷离。当年给她下了“忘魂散”的人,有可能是看起来天真无辜的太子弟弟,更可能是与她海誓山盟的驸马。真相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伤人至深。何况在这诡计背后,仿佛还隐藏着更大的叛国阴谋。 驸马、世子、大哥、太子,哪个是真正的皇嗣血统,哪个是前朝遗腹?哪个是真心相助,哪个是暗藏杀机? 儿女情长在江山社稷面前仿佛渺小得不值一提。身为监国公主,她的努力最终守护了这太平盛世,却不知道怎样才能守住自己的爱情。流落在外的失忆女子,居然是一手遮天的监国公主。 经历了种种死里逃生,恢复本来面目。 面对爱恨交织的驸马,昔日的四大面首,太子弟弟,以及民间的那位恋人, 强横还是痴情……公主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传闻似乎不太靠谱了 作者文笔幽默诙谐,精彩人物层出不穷。 然情节错综复杂,朝堂之上暗潮汹涌,下毒之案扑朔迷离, 且看这一方天下,一片真心,到底归属于谁。蒸好了米我撩起裙摆蹲坐在门槛边,苦苦巴守望着村口方向。煦方说晚上他会买两条大青鱼回来给我熬汤喝,庆贺我大病初愈。 说来我也叨扰有些时日了。打从今年盛桃季他在崖边救下了自寻短见的我,这日子便过得不大顺意了。 我似乎患了一种奇难怪症,常常一梦醒来便忘了所有,包括我姓甚名谁。 那时,煦方回回都得起大早,唯恐我先醒来会因记忆空白而惊慌失措。他总是不厌其烦的说着同样安抚的话语,即便第二日我准又忘个干净。 这种状况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某个清晨,我睁开眼时吱了声:“煦方,我渴。”

/yq/9037/

此致,爱情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 完本

此致爱情苏格兰折耳猫全文免费阅读,电视剧此致爱情小说,苏格兰折耳猫《#你好,中校先生#》已售出影视版权。梁和这辈子有两件事出乎她的意料。第一,她会结婚。第二,她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顾淮宁笑睥着她,眼神笃定:“其实我和梁小姐一样,都是无意结婚的人。可上天捉弄,我们都是必须结婚的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两个结婚,是对这个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一桩军婚外加一位高深莫测的中校先生。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跨越婚姻围墙的攻坚战。一桩军婚外加一位高深莫测的中校先生,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跨越婚姻的攻坚战;苏格兰折耳猫,生于斯长于斯的北方姑娘,喜欢读书,向往文中的爱情故事,却过着最平淡的生活。深知爱情有万象,若笔下的故事能引起读者的共鸣,便已足矣。 已出版作品:《你的诺言,我的沧海》(网络名《军婚的秘密》),《你若不曾来,叫我如何老》,《时光只曾为你留》(网络名《与你有关的事》)2012特别珍藏军旅文;   一部教你降服冷酷兵哥哥的驯夫宝典;   最甜蜜温馨的情感励志喜剧情。依旧是上午十点的飞机。 顾淮宁亲自驱车去了机场。远远就瞧见了航站楼,拣了一个停车位将车子停好,顾淮宁拔下钥匙来递给副驾的梁和。 “等下自己开车回去,注意安全。” 梁和一言不发地接住,顾淮宁轻轻一笑,折回身去后备箱取行李。 取下行李箱刚想离开,却看见梁和靠着车站在一旁,眼睛盯着他,像是有话说。这副模样让他想起赵乾和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他还记得他说那话时的神态,胳膊往他的肩膀上一搭,眼神迷茫,语气沧桑。 “顾三儿,知道一个当兵的什么时候心情最难受么?” 他那时不以为然,也懒得回答。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