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四姐照片图片

尤四姐

27 部作品

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络签约写手。代表作品:《锁金瓯》《临渊》《浮图塔》《禁庭》已出版:《临渊》《禁庭》《红尘四合》《锁金瓯》《宫略》。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刽子手,说起来挺吓人的行当,其实也为混口饭吃。温家嫡女温定宜年幼时,父亲犯事,一夜之间,繁华崩塌,锦衣玉食的日子仿佛梦一场。全家死的死、流放的流放,只剩下她一个,被奶妈子救了出来。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462/尤四姐照片图片

临渊

作者:尤四姐 | 完本

经典巨献,网络原名《渡亡经》。 国师临渊,寿同金石,不老不死。 在世人眼中,他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凛然不可轻犯。 在莲灯眼中,他娇气、不讲理、臭美、怕疼,还晕血……但是因为长得好看,以上缺点也都可以忽略不计了。驼铃铛铛,在大漠上回荡。骆驼一摇三晃走过嘉峪关,终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都城,叫长安。 长安城中有艳丽的美人、热情洋溢的诗歌,还有一位传说中神仙一般的人物——大历国师,临渊。 国师自大历建国起就在任,曾有叛军攻城,太祖受困,是国师登城楼,以一人之力击退三万大军。江山安稳后,国师便隐居太上神宫,终年避不见客。 莲灯想象中的国师,应该是一位须发皆白、道骨仙风的老人家。等到了神宫,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阖宫上下严禁讨论国师的年纪——若不是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何至于如此心虚? 但事情的发展从她撞破国师洗澡后便急转直下…… ——以后你须事事以本座为先,不问对错都要站在本座这边。本座让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本座让你站着死,你不能坐着死。有生之年你都要对本座唯命是从,还有一点最要紧,心里不能有别人。 ——你以为看了你的后背,本座能多长块肉吗?天下怎会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 ——你说什么?你敢说本座上了岁数? ——你喜欢本座是不是?你对本座动心了是不是?

/yq/8697/尤四姐照片图片

锁金瓯

作者:尤四姐 | 完本

锁金瓯番外,2014年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小说作品,作者为尤四姐。原名为《为夫之道》。慕容琤道:“你选婿怎么那么多要求?胖的不要,老的不要,那你到底要什么样的?” 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要看合不合眼缘,太年轻的处世不老到,为人轻浮又不好。” 他敛尽了笑意,哦了声,“要入你的法眼果然不易,那么我呢?我这样的可行?” 弥生倏地一颤,心头砰砰直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搓着手讪笑,“夫子别拿学生打趣,夫子是人中龙凤,学生可不敢肖想。” 慕容琤挑了挑眉,“我只问你瞧得上我这样的人吗,又没有别的意思,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一手支着下颌,状似无意地冲她飞了个眼色,“莫非你当真对我有想法?” 她垂着两手立在那里,呆若木鸡。怎么回事?是她哪里说错了吗?她明确表示不敢肖想的,是不是夫子不小心听岔了?真是天大的误会!她一迭声道:“不是不是…学生对夫子只有敬仰,绝无其他不纯良的念头。夫子是天上的太阳,学生直视都怕晃眼,哪里敢有其他!学生一片赤诚,苍天可鉴哪!” 御极之路,步步杀机。他是设局之人,图谋的是万里河山,却机关算尽,爱上了棋子。 “咱们之间隔着十八重天呢,看来注定只有师徒的缘分。”弥生一下子顿住了,她怎么说她伤心是因为夫子呢?自己的师尊,现在又是小郎,莫说怨怪他,就是连提都不该提起他。可是静下来想,她遭遇的挫折越多,越是不争气的念着他。他却要她等,要她忍耐。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能不能想个办法逃出邺宫?”她抓着佛生的袖子说,“我不想做这个皇后了,不想再在他们之间周旋了。阿姊帮帮我,我要离开这里。”

/yq/8699/尤四姐照片图片

宫略

作者:尤四姐 | 完本

寂寞宫花红2,寂寞宫花红II·宫略结局,宫略番外,寂寞宫花红第二部,老话说得好,人受挤兑本事高,尚仪局的素以姑姑就是最好的例子。调理过人,伺候过承恩公的丧事,除了有点脸盲,别的她无所不能。 大内混日子,吃点亏没什么。吃亏是福,咬咬牙就过去了。 掰着指头数日子,就盼时候到了放出去配女婿 。可万岁爷说了,用着顺手,再使两年…宫里没有平白留人的道理,宫妃们都斜着眼睛瞧她。一头水深,一头火热,这日子真是——没法说!宫里混日子,吃亏是福,咬咬牙就过去了,唯一的念想就是盼着放出去配女婿 。可万岁爷说用着顺手,再使两年,于是姑姑的生活变成了一场闹剧。 后宫如井,深不见底。九五之尊身不由己,草根女主人微言轻。看女主怎样杀出重围,与冷面皇帝顺利会师。本文轻松幽默,情节紧凑。用京味描写印象中的北京城,诙谐妙趣的对话,寥寥几笔,把大内的宫女太监描述得栩栩如生。恩佑半瓶醋是众所周知的,随性的人,拿不出手段来,对人对鸟都一样。皇帝低头抚抚海东青宽阔的背脊,“他败下阵来,可朕听说你在行?”   素以缩了缩脖子,“奴才不敢说会熬,以前跟阿玛学着点皮毛。”朝外看看暮色,再瞅瞅皇帝的打扮,“万岁爷是要出去放鹰?”   皇帝嗯了声,“这两天把它憋坏了,先让它活动活动筋骨。”边说边迈出了行在,没回头,直接扔了句话,“你跟朕来。”

加载更多作品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