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七公子照片图片

唐七公子

10 部作品

唐七,原笔名唐七公子,2013年更为现名。女,85后,兼职作家,文笔清新流畅、想象力超凡脱俗,其笔下的神话世界脱胎于传统文化又不拘泥于老套。2009年首部出版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举成名,取材于《山海经》。陆续出版《岁月是朵两生花》、《华胥引》、《三生三世枕上书》等长篇小说。延续“三生三世”系列创作了《三生三世枕上书》、《三生三世菩提劫》、《三生三世步生莲》(已弃)。作品《华胥引》获得首届“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铜奖,入选2013年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529/唐七公子照片图片

岁月是朵两生花小说修订版

作者:唐七公子 | 完本

唐七最新修订版岁月是朵两生花小说+岁月是朵两生花番外。岁月是朵两生花txt增删四万字。讲述有那样一个女孩,她想盛开得长久又美丽,为了她的亲人,还有她曾经遗失,最后终于寻找回来的爱人。她的爱,宛若盛放于时间缝隙,不变的花,岁月是朵两生花。依旧风趣的语言,依旧揪心的情节,讲述青春迷茫的爱情。这世上有种植物,每年会开两次花,一次盛开在萧瑟的深秋,一次盛开在葱笼的初夏。 很多年之后,颜宋想,她的岁月,盛开两世,不知花期太短还是太长? 都市喧哗,红尘嘈杂,爱如生花。 假如给你一次盛开的机会,如何才是你想盛开的样子? 有那样一个女孩,她想盛开得长久又美丽,为了她的亲人,还有她曾经遗失,最后终于寻找回来的爱人。 她的爱,宛若盛放于时间缝隙,不变的花。 岁月是朵两生花。我的导师由于星期天去农家乐打麻将少穿了衣服,身先士卒不幸伤风。他收入门下的四个聪明伶俐的弟子,会打麻将的三个全被安排去医院陪床了,唯一不会打麻将的一个倒霉蛋被安排去帮他带大一新生的现代汉语课。那个倒霉蛋就是我。这个故事深深地教育了我,在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社会里,学会打麻将是非常重要的。从新校区代完课回来已经六点四十了。小区楼底下那盏刚修好的路灯旁边站了个小伙子,左手拿着一张稿笺纸,右手握着一只高音喇叭,正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声情并茂地朗诵一首英文诗。喇叭将他的声音无限放大,放大。楼上不时有啤酒瓶丢下来落在不远处,噼里啪啦的,间或混杂几声大喝:“妈的吵什么吵,打扰老子看《新白娘子传奇》。”虽然形势是这么的严峻,但这位念英文诗的小伙子根本不为所动,表情一直神圣又庄重。和你擦肩而过的遗忘,成了我一生的惊涛骇浪! 这是一个关于遗忘、守护与重逢的故事。 这世上有种植物,每年会开两次花,一次盛开在萧瑟的深秋,一次盛开在葱笼的初夏。很多年之后,颜宋想,她的岁月,花期太短还是太长? 都市太喧哗,红尘太嘈杂,我们有一万种可能在霓虹灯下与爱情擦肩。 颜宋是谁,她顽强像杂草,不似花却比花妖娆。她勇敢,她乐观,她是个青春年岁里仿若活了两个永远的女人,幸或不幸? 林乔是谁,是那青葱年华下,宛如白雪翠竹的少年郎。五年前,他的爱如斯残忍,五年后,他的爱如许安静。面对他的时候,怎会忘记永远。 秦漠又是谁,曾是她在遥远岁月里最初却最懵懂的爱。八年前,她饮下一口忘川,从此忘了他是谁。然而世上有忘川,也有记川。想起他的时候,便想到了永远。 如何才是我爱你,是五年前不堪的过往,还是五年后相顾的无言? 如何才是我爱你,是八年前残存的记忆,还是八年后剪不断的牵绊?[4] 岁月是朵两生花,涉江而过,花开千朵,惊回眸如何才是我爱你?

/xd/9305/

北京折叠

作者:郝景芳 | 完本

《北京折叠》是科幻作家郝景芳创作的中短篇小说。该小说创造了一个更极端的类似情景,书里的北京不知年月,大概在 22 世纪,空间分为三层,不同的人占据了不同的空间,也按照不同的比例,分配着每个 48 小时周期。 2016年8月21日,《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大地的一面是第一空间,五百万人口,生存时间是从清晨六点到第二天清晨六点。空间休眠,大地翻转。翻转后的另一面是第二空间和第三空间。第二空间生活着两千五百万人口,从次日清晨六点到夜晚十点,第三空间生活着五千万人,从十点到清晨六点,然后回到第一空间。时间经过了精心规划和最优分配,小心翼翼隔离,五百万人享用二十四小时,七千五百万人享用另外二十四小时。”在第三空间,垃圾工老刀一顿早饭要花一百块,老刀一个月工资一万块,而他希望能让自己捡来的孩子糖糖,上一月一万五学费的幼儿园,为了这个花费,他宁愿冒险去其他空间送信。在不同的空间里,分门别类住着不同的人,第三空间是底层工人,第二空间是中产白领,第一空间则是当权的管理者。这是典型的反乌托邦设定,在好莱坞众多电影——《饥饿游戏》、《极乐空间》、《逆世界》、《雪国列车》——屡见不鲜,它们都遵循了这么一个套路,阶级的鸿沟只会越来越宽,最终阶级与阶级之间物理意义上完全隔离。在可以折叠的北京里,越上等的人不仅仅有更精致的生活,甚至有更长的时间。一个与现实有关的科幻故事。郝景芳结合了多年北京生活的经验,描述了科幻类的分为三层空间的北京,记叙现实的人情悲暖,其中还有对生活在北京的“国贸人”“回龙观人”等的刻画和描述。 每个清晨,如果有人从远处观望——就像大货车司机在高速北京入口处等待时那样——他会看到整座城市的伸展与折叠。 清晨六点,司机们总会走下车,站在高速边上,揉着经过一夜潦草睡眠而昏沉的眼睛,打着哈欠,相互指点着望向远处的城市中央。高速截断在七环之外,所有的翻转都在六环内发生。不远不近的距离,就像遥望西山或是海上的一座孤岛。 晨光熹微中,一座城市折叠自身,向地面收拢。高楼像最卑微的仆人,弯下腰,让自己低声下气切断身体,头碰着脚,紧紧贴在一起,然后再次断裂弯腰,将头顶手臂扭曲弯折,插入空隙。高楼弯折之后重新组合,蜷缩成致密的巨大魔方,密密匝匝地聚合到一起,陷入沉睡。然后地面翻转,小块小块土地围绕其轴,一百八十度翻转到另一面,将另一面的建筑楼宇露出地表。楼宇由折叠中站立起身,在灰蓝色的天空中像苏醒的兽类。城市孤岛在橘黄色晨光中落位,展开,站定,腾起弥漫的灰色苍云。 司机们就在困倦与饥饿中欣赏这一幕无穷循环的城市戏剧。

/yq/9457/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作者:潇湘冬儿 | 完本

鲜血染红了双手,白骨盖住了脚踝,这是一个血流成河、骨砌如山的乱世。一次干净利落的屠杀,一桩离奇无奈的穿越,一个风雨飘零的帝国,一片血泥糅杂的大陆。机警果断的军情处王牌女特工,栖身于南楚皇宫冷宫妃子身上,开始了她传奇的一生。当祸从天降,被人抛弃,往昔执著尽化为泡影;当身居冷宫,敌友难测,一腔热血皆化为寒冰,她该何去何从?凤凰泣血,王朝博弈,手掌反复之间,便是一连串的血雨腥风。阴谋、爱情、信任、怀疑、绝望、仇恨、逃离、生死……当权利和战争的网渐渐笼罩下来,谁将求生,谁欲寻死?谁将你拖出绝境,谁与你玉石俱焚? 她,是来自国家情报局9处的超级特工,刺探情报,保护政要,进不友好国家进行暗杀任务,样样精通。 堪称情报局三千特工中的第一人。 他,是帝国的残暴皇帝,为人嗜血,冷酷无情,绝情弃爱,十足的冷兵器时代的战争狂人。 当现代高端特种兵,穿越时空,化作凄凄惨惨的冷宫小弃妇。 当古代残暴冷君王,午夜梦回,被冰冷匕首抵在脖颈大动脉。 谁毁灭了谁,谁又拯救了谁? “暴君!我来自国安部军情9处,再敢对我出言不敬,小心我端了你的老巢!” 龙格阿术一把抱起花溶月,踏进旁边早以准备好的硕大木桶,温暖的水顿时将两人淹没,舒畅至极。水面上漂浮着芳香的野玫瑰花瓣,许多雪白的小花,据说这种名叫素馨的白花,能够让矜持的女子动情动念,投入爱火中燃烧。花溶月一边骂着龙格阿术的坏,一边与龙格阿术荡漾在春水碧波中,忘情地呻吟。 龙格阿术像不知餍足的兽,抱住花溶月不停痴缠索取,流连在王帐各处,乐此不疲。他再次将花溶月抱上黄金制作的王座,絮絮叨叨的念,他没有了其他妃子为他生儿育女,都怪她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要花溶月赔他许许多多的王子王女。龙格阿术紧致光滑的肌肤隐约可见道道血痕,花溶月雪白的玉足搁在龙格阿术黝黑的肩头,心中混沌一片,迷蒙如梦。 像将两个泥人打碎,合着水,重新捏一个你,重新捏一个我,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难分离。 这一夜的浓情蜜意让他们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