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照片图片

辛夷坞

20 部作品

原名蒋春玲,1981年8月4日出生于广西桂林,中国女作家,2004年毕业于广西师范学院法商学院。现供职于一家电力国企,对于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她也觉得偶然:“跟很多网络写手一样,我写作的初衷也是一个‘闲’字。2006年我有一段特别空闲的时间,一个星期六中午,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床上看小说,忽然想,要不我也试着写点什么吧。一时冲动就开始写了,到黄昏的时候我已经写了近两万字,那就是我最早在网上连载的第一部小说《原来你还在这里》的开头。”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546/辛夷坞照片图片

我们

作者:辛夷坞 | 完本

辛夷坞我们全文阅读,小说我们内容讲述的是一个叫做祁善的女孩和一个叫做周瓒的男孩之间的故事。他们生于同一年的同一月,前后只差一天,从幼儿园到高中他们就一直在同一所学校,同一年级以及同一班级,他们是同学口中的“小俩口”,是长辈口中的“天生一对”。他从未想过她有天会爱上别人,直到有天她光明正大地把另一个他带出来,他才开始恐惧,原来她并不是只属于他的……【上册】 ――我能送你的,是我们知晓以前28年的惦念! 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天的祁善和周瓒,从小就被两家长辈视作“小冤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迟早是会在一起的。哪知他们竟将这样亲密的发小关系维持了整整28年。 对祁善而言,周瓒就像一只张扬夺目的风筝,天性逍遥。她知道风筝的线始终牵在自己手中,可是风筝再美,飞得再高,人人都夸,有什么用。不管风从哪个方向吹,他不在身边,她有的只是那根线。她真正想要的却是一个稳定的伴侣和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 她用了多少的时间去对一个人放心,就得用多少的时间甚至更大的代价去收心。 她想,都28年了,她应该是可以对他“免疫”的。所谓“免疫”――中过毒,幸未死,从此心有无私天地宽。 而她在心底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或许,时间终会给出一个答案吧。 【下册】 ――善良的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周瓒从来不信祁善会爱上除了他以外的人,他曾以为祁善翻不过他的五指山,可后来才发现,如果祁善是孙悟空,他却并非如来佛祖。他更像白骨精,无论披上哪一张皮,在祁善的火眼金睛下都无所遁形。 做朋友仿佛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可在感情方面他们却有着死穴。因为深知对方太重要,所以害怕任何一种不确定的因素来打扰,哪怕是爱情。 他看过太多失败的感情,宁愿无拘无束地生活。然而经年累月,当他失去过,方渐渐明白:爱怎么会没有束缚。脱缰的野马天高地远,终究无所归依,她是他最后的羁绊。比起失去,他宁愿受她所制。 很多东西放久了反而更有味道,但也有很多东西放久了会变质。 他不知道,青春里一路相伴的他和她,是否还能成为彼此生命里的“我们”?辛夷坞出道十年,暖伤青春全新力作。爱情里最美好的事,莫过于“你”和“我”,最终成为“我们”。堪称青春文学中描写最细腻的“青梅竹马”的故事,辛夷坞写作生涯最重要的一次升级。谨以此书献给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路走过来的我们。等待最磨人之处不是久候不至,而是无法预计结果。假如这一秒你选择了放弃,就意味着在此之前的亿万分秒里,你所付出的精力、耗费的心血统统可以忽略不计。等待一天或是等待一生,在结果面前并无区别,它们最终只会被简单粗暴地划分为两种:成功或失败。

/yq/8557/辛夷坞照片图片

应许之日

作者:辛夷坞 | 完本

应许之日电影热映,应许之日结局,应许之日番外,大龄女封澜作为一个餐馆的年轻老板娘,居然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餐馆里来路不明的服务生丁小野。殊不知在爱情的猎场里,丁小野更像猎手,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猎物。当他把她抱得那样紧,亲吻犹如暴雨降临,当无穷的火焰瞬间只余灰烬,她却浑身发抖。他不讨厌她,却又不爱她。而她呢?不怕他爱,也不怕他不爱,只怕不够爱。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在遇见丁小野之前,封澜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那天,丁小野蓦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危险又诱惑的笑容,让她想到了某种兽类。她恍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年轻的男人仿佛是荒原里并行的两只野兽,万籁俱寂,月色如钩,只有呼吸间相似的气味和体内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杂荡然无存,存在的只有两个温热的躯体本身,她愿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进肚子里。他说:“我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辛夷坞继《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后全新感人暖爱力作。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对你一见倾心,因为我是你流浪过的一个地方。婚姻对于封澜来说就像一扇门,她很渴望走进去,可她必须找到打开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 在遇见丁小野之前,封澜一度觉得能够修得正果的爱情是限量版,而她,拿不到号码牌。 那天,丁小野蓦然出现在她面前,带着危险又诱惑的笑容,让她想到了某种兽类。她恍然觉得自己和这个年轻的男人仿佛是荒原里并行的两只野兽,万籁俱寂,月色如钩,只有呼吸间相似的气味和体内奔流的血液在呐喊咆哮,一切的繁杂荡然无存,存在的只有两个温热的躯体本身,她愿意被他啃食,也想把他吞进肚子里。 他说:“我喜欢鲜活的、亲手捕获的。” “包括自投罗网的吗?”明知他不靠谱,她还是放任自己打了针强心剂,只因那颗心为一个人怦然而动的感觉太过美好。 二十岁才得到心爱的洋娃娃,四十岁才买得起俏丽的裙子,六十岁重遇初恋时的人…这又有什么意思?世上没有无辜的爱人,光阴从未被枉费。她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趁还能爱的时候放肆地爱过。 她在等她的应许之日。不是说,所有虔诚的人都配得到这一天吗?

加载更多作品
/yq/8802/

不是非要嫁给你

作者:若雪飞扬 | 完本

七年前,他初次见她,她清澈的眸子里,满满的是对别人的爱恋。 七年后,她走出校门,他清冷的言语里,是她捉摸不透的深沉。 面对宁远的破产危机,她找他谈条件:让出一半以上的股份,他无动于衷。 只是不紧不慢的吐出四个字:“跟我结婚。” 她不以为然,但终是妥协了。 之后开始了长达两年的“隐婚”生活,她不带他送的戒指,不和他“出双入对”, 甚至还任性的不肯履行夫妻义务。 他却无止尽的宠溺着,直至~~~~ 他想,他终是败了,败给自己的痴心,败给了她的无情。 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他出国了~~ 多年之后,机场的偶然重逢,他墨绿色的眸子依旧一片沉静, 只是沙哑的嗓音里饱含着苦楚:“宁萱,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她低头不语,只是,泪,早已如雨下。 “语默,你不要宁远了么?你,不要我了么?” (若雪都市高干文,超深情无敌男主,懒散无心女主, 温暖+虐心,带给亲们不一样的感动!)终于心安理得的消磨了她在大学里的最后一段时光,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何宁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抬头,便看到校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优雅的倚靠在一辆黑色轿车上,双手环在胸前,略微低着头,有些凌乱的碎发下是一张俊美无暇的脸庞,长而密的睫毛低垂着,唇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yq/8962/

老身聊发少年狂

作者:祈祷君 | 完本

作者:绞刑架下的祈祷 文案: 老身聊发少年狂,治肾亏,不含糖。 从二十六岁风华正茂的女医生穿成五十多岁的国公府老太君,顾卿表示压力很大。 虽然顾卿同时也继承了邱老太君的记忆,但这个老太君简直就是乡野村妇陡然成为豪门贵妇的典型,完全没有多少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地方。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妇人甚至连字都不认识几个。 不过也幸好是这样,顾卿才没有露馅或者被当成妖孽附身给烧死。 走路会喘,手老是抖,连咳嗽会崩尿,吃点香辣的东西都会胃疼,顾卿表示穿成老太太不幸福。 邱老太君的嫡孙李锐在阴谋中挣扎着,顾卿决定帮这孩子一把。从二十六岁风华正茂的女医生穿成五十多岁的国公府老太君,顾卿表示压力很大。 走路会喘,手老是抖,咳嗽会崩尿,吃点香辣的东西都会胃疼,顾卿表示穿成老太太不幸福。 邱老太君的嫡孙阴谋中挣扎着,顾卿决定为他斗上一把。本文利益构思新颖,抛开之前的各种婴穿啊,美女穿的设定,女主穿成一个老太婆,以现代人的智慧带着家族人开创家族的新纪元。全文基调轻松欢脱,用语诙谐幽默,读起来身心愉快。 “太夫人可算是醒了,要是再不醒,锐少爷恐怕就要倒大霉了。”持云院的洒扫丫头一边扫着落叶,一边小声地和修剪着枯枝的丫头嘀咕着。   “我说锐少爷就是被教训的太少了。”修枯枝的丫头压低了声音,不以为然地说,“别说是公府这样的富贵之地,就是外面贫苦人家的孩子,也断没有顶撞自己祖母的道理。亏我们夫人是宽厚之人,若换了第二个婶母,锐少爷这样的都没有好果子吃。”   “嘘,刘嬷嬷来了。”洒扫丫头眼尖,看见锦绣堂那边夫人的心腹刘嬷嬷正穿过小门往持云院来,赶紧低下头,不敢再说闲话了。   “太夫人,夫人那边的刘嬷嬷来看您了,见不见?”问话的是邱老太君身边的一等丫鬟香云,两年前刚升成了太夫人房里的大丫鬟。   

/yq/9063/

半相亲

作者:撒空空 | 完本

夜路走多了是会遇鬼的。 相亲相多了是会遇见熟人的。在人生第24次相亲时,慕平凡碰见了高中同学尹越。本对这次相亲没抱任何希望,但之后尹越却频繁约会她。于是,平凡开始稀里糊涂地和尹越向恋爱这条康庄大道上奔腾。在狂奔的道路上,居然发现这厮暗恋自己多年。这这这,天上的馅饼也太大了吧?但修成正果的道路总是曲折的,平凡后又遇见疯狂追求她的黎子平,原本以为是单纯的爱,但他身后却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使得平凡和尹越都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平凡最大程度地哀了,董小瓜啊董小瓜,你个没上过小学的文盲,怎么能这样归纳文章大意呢?! 面瘫表叔接着开车,一直开,一直开,开过了另外一整条街后,才说了一句话:“诱惑,是很坏的东西。” 平凡的脚脖子也开始冷了。 本来想赶紧解释的,可尹越停下了车——逆徒的家到了。 尹越抱着小肉球上楼,丢给他们父母,而平凡,则在车中淌着冷汗。 死了死了死了,这次自己的信誉度又要被差评了。平凡不再敢反抗,只能强忍着泪水跟着他走回家,三十九度的高温,十五连矿泉水也不让口干得冒烟的平凡买一瓶。 他说:“你的钱,就是我们俩的钱,我们要为今后成家立业做打算。” 那次回家后,平凡中暑,去医院输了三天的液才缓过来。 从此,再不接十五的电话。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