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尺照片图片

鲁班尺

10 部作品

鲁班尺,又名行者,匿名著书,身世不详。喜孤身徒步旅行,常年行走于滇藏川黔山区一带。近年来,曾有人在滇西北香格里拉碧塔海中的岛上见过他,此人是一个黝黑的中年男人。小岛之上有一座噶玛噶举派的寺庙。鲁班尺,谜一般的人。《鬼壶》继《青囊尸衣》之后又一巨作,故事说的是两个鬼婴运用祝由术闯荡江湖的故事,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不看鬼壶,非尺迷之说,从本书文章内容可以看出鲁班尺手笔已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界,此书一出各大论坛纷纷转载,此小说每天在『莲蓬鬼话』的点击率达数千万次,成为天涯『莲蓬鬼话』最受欢迎小说之一。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kb/8959/鲁班尺照片图片

青囊尸衣4蛊人

作者:鲁班尺 | 完本

青囊尸衣第四部蛊人,青囊尸衣4txt,青囊尸衣4全文阅读,青囊尸衣续集,古偈曰: 起诸善法本是幻,造诸恶业亦是幻。 身如聚沫心如风,幻出无根无实性。 黎明时分,东方现出鱼肚白,清风拂过西峰之巅,仍嗅得到那浓烈的血腥味儿。 草丛微微晃动,一头黑色的小猪崽悄悄探出了脑袋,惊恐的眼神儿四下里警惕的张望着,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昨夜的那场旷世血战,费叔数百年的修炼毁于有良的噬嗑针,自己虽然被打回了原形,不过好歹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人们子时后就都已散去,山顶空无一人,地上插满了铁矢翎羽箭和散落着的斑斑血迹。 费叔默默的站在山巅沉思良久,最后慢慢转身目光望向了西南方,数千公里之外的滇西北梅里雪山深处,那里有尘世间唯一的虚空——蓝月亮谷。自己功力尽失,寿命亦如普通猪一般,只有在时间停滞的谷中,才有可能重新开始修炼,况且那里隐居有旷世奇人,机缘定会很多。昨晚神医朱寒生的那只小小骷髅头竟然吸去了黄老魇的数万阴兵,法力简直匪夷所思,那东西对自己恢复功力肯定大有裨益。 但此去云贵高原不但路途遥远,而且险恶之极,山林猛兽以及村寨恶狗自不必说,尤其是那些穷困的乡下刁民,见到一头肥胖的小猪岂能白白放过? “啊…依…呜…老乡,别抓我。”费叔清清喉咙吊了下嗓子,惊喜的发现自己仍能发出人语,而且口音也丝毫未变。 东方破晓,饥肠辘辘的费叔疲惫的走下山去。“为何要将他变成蛊人呢?”可儿不解道。 何哲人望着她,心想这女娃子虽然精神不大正常,但人却很是单纯,于是解释说:“你听说过‘蛊’吧?” 可儿点点头:“知道,不就是苗疆巫婆饲养的毒虫么。” “嗯,‘蛊人’则不同,孙思邈喂食李愔蛊虫并葬于地下,等待适当时机再破墓出来,重登九五至尊还李氏天下。不过袁天罡已经破了龙脉,这一点李淳风自然也清楚,但仍还是将其葬在了蟠龙山中,目的为何?后人已无法考证,也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邢书记下意识的摸了下脖子,这“蛊人”埋葬在坟墓里,等待发育成熟后破墓出棺,怎么听着倒像是蠕头蛮呢?

/kb/8960/鲁班尺照片图片

青囊尸衣5虫师

作者:鲁班尺 | 完本

青囊尸衣第五部虫师,青囊尸衣5全文阅读,该小说讲述了医术、爱情、幽默、灵异、武侠、政治的悬疑事件。青囊可活命;尸衣可避天。鲁班尺《青囊尸衣》是一部集医术、爱情、幽默、灵异、武侠、政治于一身的优秀小说。一度造成回帖功能瘫痪的天涯第一强帖,各大收费阅读网站、各大出版商虎视眈眈,经网民联合莲蓬鬼话版主莲蓬与天涯总部协商,开通了101页以上之回帖功能。这是天涯第一次出现过百页的帖子,与此同时,《青囊尸衣》成为天涯史上最强帖。玄幻、盗墓、悬疑、风水、神秘文化写手大多彼此看不顺眼,《青囊尸衣》一出,众写手众口一词,一致推崇《青囊尸衣》为此中最上乘之作。飘忽不定的油灯光下,一个清癯白须的老者将一个布包交给牢头,轻声道:“此可以活人!”那牢头悄悄将布包揣入怀中。 一千七百年后,有游人至江苏沛县华佗庙,庙门前一副对联日: 医者刳腹,实别开岐圣门庭,谁知狱吏庸才,致使遗书归一炬,士贵洁身,岂屑侍奸雄左右,独憾史臣曲笔,反将厌事谤千秋。昏暗的油灯光下,羊皮上的字迹经汗渍与水浸,有些已模糊了,经过仔细辨认,他们看到了下面的几组数字: 八三四一 七四零七 八八零八 ……零五 九三零八 这些数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寒生与吴楚山人面面相觑,均迷惑不解。 吴楚山人指着第一组数字说道:“刘今墨曾经说过,‘八三四一’,这是京城里首部警卫师的部队番号,也就是代表着御林军,总之可以肯定是牵涉到了宫廷内部的争斗。” 寒生思索了半晌,还是一头的雾水,是啊,丹巴老喇嘛以生命相护这张不起眼的旧羊皮和一连串的数字,肯定是有原因的。 格达活佛,你究竟在这些数字中隐藏了什么秘密?

/xh/9486/

九州·无尽长门:尸舞

作者:唐缺 | 完本

九州·无尽长门Ⅰ:尸舞,九州·无尽长门尸舞。唐缺最新古风悬疑力作,一段守护信仰的九州传奇。 皇帝的一道谕旨,在全天下抓捕与世无争的长门僧人,所有长门僧都陷入了险境,却没人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遵守父亲的命令投入长门僧门下的的弟子安星眠,也因为自己的师傅被抓卷入了这场风波中。 只有找到皇帝抓捕长门僧的原因,才能救助天下的长门僧人,使自己的信仰不受侵犯。在寻找原因的过程中,安星眠发现了这背后隐藏的惊天阴谋,同时也寻觅到了自己一生所爱…… 章浩歌有些感动,轻轻地叹了口气:“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痛快就跟我到南淮来了,原来是早就知道秋雁班这些日子会在这里表演,谢谢你。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应该收收心才是。” “长门僧可是不禁婚娶的,你活了四十岁还没娶媳妇是你自己的事儿,我为什么要重蹈覆辙?”安星眠拍拍章浩歌的肩膀。 “因为你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稳重,却始终难以做到内心的安宁,恋爱这种事会大大拖累你的修行。”章浩歌说。 “内心的安宁……那可不是恋爱、婚娶这样的事情能影响的。”安星眠的笑容消失了,但也没再多说。“他也只打听到是在森林里一处叫做万蛇潭的地点附近,具体只能自己去找,”剑客说,“你怎么了,也打算去找尸舞者的晦气?” “不是我,我一个朋友想找尸舞者打听点事,也未必就要得罪他们。”白千云谨慎地说。 “如果不说逼不得已,最好不要和尸舞者打交道,”剑客说,“他们的脑子里装的就不是正常人所想的东西,在他们眼里,我们都只不过是一堆预备尸体,只有死了变成行尸,才算是有价值。” “预备尸体……还真是个好称谓,”白千云嘟囔着,“不过我那位朋友是一定要去找尸舞者的,但愿他回来时还能只是预备尸体,而不是变成真正的死尸。” “我对此表示悲观。”剑客诚实地说。

/ls/9013/

警察难做

作者:冰河 | 完本

警察,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弱势群体;他们可以为陌生人出生入死,也可以让他人生不如死,他们一边接受着感激的泪水,一边负担着绝望的诅咒,他们总在冲突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却要承担这个漩涡吸引过来的目光与责任。 陈麦就是这样一个基层警察,被制度限制,被利益诱惑,被欲望驱使,被良心折磨,被爱缠绕,被恨笼罩,本想在世俗中随波逐流,却在漩涡中越陷越深。 5年的警察生涯,陈麦始终处于各类冲突的漩涡中心,上访的来了他去截访,抗拆的来了他去维稳;曾被人用枪指过头,也曾亲手击毙暴徒;闲来鬼混于色情场所,一纸命令又冒死潜入国际贩毒组织当卧底;打黑他冲在最前面,但事前先保护好自家兄弟,别人指控他滥用特权,他却连自己也保护不了,威严神圣的制服下面,肉身的躯壳充满七情六欲,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万劫不复…… 翻开本书,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让一个混迹于黑白两道的警察,带您透视当下社会突发事件的表相与真相。 贪腐、反贪、上访、截访、拆迁、抗拆、黑社会、保护伞、群体性事件…2010年春天,陈麦用一把手枪抵住了老大夫的脑门。 他对歹徒才这样。可恶的老大夫形容猥琐,说话欠抽,冷不丁令他想起了昨天的事,像被人拨弄了下肉里的刺。但如不是那个护士走进来撅起屁股,让他联想起了艾楠,他也不会在松裤带时掉下腰里的枪。捡起它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一定要用枪指着老家伙的头,就像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该指着女人一样。 昨天上午,老天爷一张大脸拉得阴沉沉的,仿佛一个喷嚏就会下雨。陈麦快步走出警局大楼,眉头拧成了花,戴帽子时他刻意把帽檐往下压了压,那张冰冷的脸顷刻吓人起来。兄弟们站在车边,一个个全副武装。陈麦只挥了下手就上了车。十几辆警车先后发动,飞快地驶出大门,开路的丰田V8哇哇乱叫,霸道地闪着警灯。半路上武警的两辆越野车和三辆卡车加入进来,默契地跟在后面,武警战士坐得笔直,黝黑的脸像头盔一般坚硬。陈麦看了看表,时针刚跳过九点,进京上访的总是这么早。 “人没堵住,没想到他们敢撞过去。”刚提上来的综合大队队长小白伸过头来说。 “一个大队都拦不住,老秦穿了开裆裤么?”陈麦其实并不惊讶,张三营分局治安大队长老秦可不是个吃素的,他推荐上位的人或许品质有问题,或者鸡巴有问题,但胆子绝对没问题,个个都是狠角色。 “这帮人开着几辆卡车玩命闯关,撞飞了老秦一个兄弟。老秦不让开枪还击,但在路上洒了铁蒺藜,扎坏了卡车车胎,他们得换轮胎,跑不远。”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