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东照片图片

辰东

5 部作品

原名杨振东,中国北京市人,著名网络写手,中国作协成员。崛起于网络文学青铜时代,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因善于设置悬念,被读者们称为“坑神”。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以《神墓》一文扬名立万,开创了太古战争流这一山门。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y/8809/

巴黎检察官

作者:木子喵喵 | 完本

巴黎检察官结局,书包网,19楼,流年凉薄如水,唯有爱情,光芒闪耀。我倔强地微笑,只因我知,回头处,有你的目光。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这世间,有太多人被时间轻易抹去,犹如尘土。然而总有那么一个人注定了是你窗前的月光,胸口的朱砂。 即使没有相守一世的幸运,也会成为你心底永恒的流年。考入政法大学攻读研究生的苏有离没有想过能够和肖宸再次相遇,而且还是同学。那些年少的时光仿佛不曾走远,他就喜欢像牛皮糖般硬缠着她不放,到处乱喊她是他的小媳妇。他说话的时候唇角有浅浅的笑,明媚帅气,是她青梅竹马的那个他。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以研究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全国著名的政法大学的苏有离,长年与严厉的单身母亲生活加上少年失父的经历,让她养成了淡然自持的性格,研究生面试的那天,在火车上她遇见了少年时的相爱过的少年肖宸。 有离以研究生第一的成绩留在了Z大,认识了同寝室的陈玉竹和隔壁寝室的张千千。张千千好奇研究生第一名的女子竟如此漂亮却有不为人知的缺点。肖宸的父亲肖靖得知有离在Z大读研的消息,亲自开车来接她,引起了隔 壁寝室张千千的嫉妒。 肖靖希望有离在肖家住下,被有离拒绝,肖宸冷言讽刺,伤了有离的心。肖家每一代都是B城的金牌检察官,肖宸从小就被委以重担。可他从小被宠惯了,最讨厌长辈将自己的未来一切都安排好了,带着叛逆半玩半读研。 陆陌是有离四年前认识的朋友,对她极好,有追求之心,是Z大最年轻有为的教授。研究生同班的才子宋元善因为追求有离失败,让她被卷入研究生勾引导师的风波里。肖宸被算计,被人打伤住院,有离贴心照顾。 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 小时候,他就喜欢像牛皮糖般硬缠着她不放,到处乱喊她是他的小媳妇。初次见面,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眼睛好像天空的颜色。”他看着她盯着自己傻愣的脸,调笑道:“我妈妈是法国巴黎美人,没见过混血儿啊,傻瓜!”他说话的时候唇角有浅浅的笑,明媚帅气。再次重逢,在这场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纠缠中,一段不敢揭开的过往让他们一面热烈相恋,一面彼此冷视。于是,他们清醒地看着自己再一次一点点沦陷。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苏有离人生中第一次看见雪是在她十岁的那年,巴黎的雪,大而冰凉。雪停,堆起将近一米,乐的她就差没在雪地里打滚。雪地上已经被堆了好几个雪人,四五个褐色卷发的外国同龄孩子嬉闹着,讲着她一点都听不懂的法语。 “阿离,快看!”带着鼻音的音调响在头顶。 ktv里除了子珊是还有其他女人的,有的是别人带过来的女朋友,也有些是经常在一起玩的人,里面太多对肖宸有情的了,今天终于能看见肖宸心目中的女神,大家都冒了一肚子坏水出来,几个人在一起耳语了一番,便派了个代表过来。

/ls/8856/

大唐游侠

作者:吴蔚 | 完本

《大唐游侠》讲述的就是唐代元和前后一群游侠的故事。那是一个极其混乱的年代,他们的身份、立场、信念、理想不尽相同,然而却是同样的说一不二,同样的任侠使气,同样的嫉恶如仇,同样的视死如归,终以张扬的气质、个性、勇气、热血谱写了一曲壮烈悲歌——一个四分五裂的帝国,一群胸怀奇志的侠士,狼烟烽火,豪情一诺。当时天下藩镇以河北三镇幽州、成德、魏博最为跋扈,成为宪宗的首要目标。魏博武官空空儿、聂隐娘也深深卷入其中,难以自拔。藩镇与朝廷矛盾日益激化,剑影刀光,游侠横行。元和十年(815年),宪宗对淮西用兵进入关键时刻,主战宰相武元衡忽然于上朝途中遇刺,成为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位被当街刺杀的宰相。其马自行跑到大明宫建福门,诡异地徘徊不止。百官惊惧,宪宗不敢上朝,呆坐在延英殿中默默流泪,恐怖的气氛悄然笼罩了长安全城。太子左赞善大夫白居易上书皇帝,要求追捕凶手及幕后主使,却立即被贬为江州司马。真相难明,迷雾重重… 唐朝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在位的皇帝为唐德宗李适。这位皇帝,才刚过了花甲之年,人们却疯传皇帝早已经老得糊涂了——先是数年前不顾已有九个亲生儿子的事实,将过世弟弟李邈之子李谊过继为第二子,又将太子李诵之子李源过继成第六子,明明是亲孙子,却非要充当儿子来认。五年前当十八岁的李源不幸病死时,德宗悲痛欲绝,赠予李源“文敬太子”封号,辍朝三日,下令文武百官到通化门排队痛哭送葬,如此隆重之礼仪,自唐代立国以来前所未有。   老皇帝不仅行事古怪,只信任身边的宦官,还得了疯狂的财迷病,一门心思只知道搜罗金银珠宝,他所宠幸的京兆尹李实、西川节度使韦皋、河东节度使严绶等人均是善于捞钱进奉的好手。为了聚敛更多金钱,德宗还破天荒地发明了“宫市”,经常派出几百人前往商家密集的繁华街市,这些人身穿白衫,称为“白望”,不带任何文书和凭证,看到所需的物品即口称“宫市”,付很少的价钱强行掠夺不说,还勒逼货主送货到宫内,并要交纳“门户钱”和“脚价钱”。这种直接抢劫民间财富的无赖做法给京师林立的商铺带来了巨大的困扰,长安昔日喧闹的市井巷陌之间,陡然变得冷清了许多。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