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东照片图片

辰东

5 部作品

原名杨振东,中国北京市人,著名网络写手,中国作协成员。崛起于网络文学青铜时代,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因善于设置悬念,被读者们称为“坑神”。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以《神墓》一文扬名立万,开创了太古战争流这一山门。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713/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作者:安知晓 | 完本

主要讲述了程安雅七年后带着天才儿子回归,与孩子他爸叶琛之间的腹黑毒舌的爱情故事。七年前,她潇洒地丢下100块,带着儿子落跑。七年后,她带着女性杀手的天才儿子回来,没想到被宝贝儿子卖进MBS国际。她的顶头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坏丫头,七年前你敢这么羞辱我,这次一定让你付出代价!“一亿,我买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买一送一? 当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个腹黑儿子,拼的是段数级别,拼的是演技,那么,看谁能技高一筹。白夜坐到电脑前,帮他写报告,整理报告,忙了大半夜,最后存档关机,洗了澡,换上睡衣上床,轻轻地把他拥在怀里。 明天苏曼都是他的了,今天就暂时放过,那些报告可不能碍事,他乐滋滋地抱着苏曼,有他在身边,难眠的白夜总是很容易就有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上,苏曼刚一醒就看见白夜亮晶晶的眼,那眸中闪着一团火,见他醒来就扑过来,吻住他唇,睡袍早就被他轻易拉开,双手不停地点火,直接伸到下面,抓住他的要害。 “一大早又发情。”苏曼脸颊微微浮起薄红,倒也没拒绝,伸手也扒了白夜身上的睡袍,也尽量取悦着眼前的爱人。 “我想你。”男人一大早就容易冲动,根本无需挑逗,空气便火辣辣地攀升,两人十指紧扣,那对白金戒指在晨光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亿万到这里真的彻底结束了哦,不会再写番外了。安雅和容颜暗忖,你们两高兴屁啊,从头到尾非墨都没他们一句,他们也没说一句,怎么成了他们的光彩了。而且比较窘的是,第二和第三局,叶非墨是听了他们的话打成和局的,第四局他开始觉得身后的智囊团不靠谱,卡卡表示的确不靠谱。 于是叶非墨决定单干,于是又糊了。许诺在罗马住了两天,第三天便启程去美国参加反恐会议,墨无双心想,她没见过反恐会议是什么样子的,想顺道过去看看,叶薇果断拍飞她的想法,墨无双只能郁闷地留在罗马。 许诺一走,叶薇就严肃地思考,真的不用告诉宁宁吗?

/yq/9309/

醉玲珑

作者:十四夜 | 完本

醉玲珑上\醉玲珑中卷\醉玲珑下卷。醉玲珑全文阅读,醉玲珑txt下载全集。上卷: 醉里红尘,淡看半生旧痕。 玲珑解语,翻作一词新曲。 中卷: 九州山河,千里烽烟尘埃。 是非成败,弹指一笑风流。 下卷: 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 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一个帝王的驾崩之谜,一脉皇族的混乱血统,一件巫族的上古之宝, 江湖与庙堂的纷争,情孽与恩怨的纠缠, 玲珑九转,风云变幻,为何会将一个相隔千万年的现代女子卷入其中? “你谁都不是,你只是我的女人。” 在他凝视的目光中,她像是坠入百世千生宿命的轮回,一步步沦陷。 如果她是为他来这一世,那么他这一世便是为了等她。 千年相逢,回眸相知,人世间至高无上的权力之路,她与他执手前行,踏一路铁血烽烟,指点如画江山。 浩瀚天地,无尽岁月,当此生登临绝顶,他与她,又是怎样的取舍,怎样的抉择? “如果这世上所有的东西只能选择一样,我宁肯要你的笑。若你苦在其中,即便是天下,我得之何用?” 这一生,总有些人值得用生命去信任。总有一个人,曾经沧海,为你而生。内忧外患,奸臣作乱,棋行险招,生死一线,他郑重许下诺言:“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独自面对那般风浪。”为此,他忍常人之不能忍,及常人之不能及,纵然身中剧毒,也要藏身帘后,默默凝视她。当他缓步而出的一刹那,周围的一切都寂静了、暗淡了,只有这个男人,深深走入她的心中。此刻他不是凌王,也不是皇上,只是她的丈夫。 携手此生,生死不离,笑看江山,天下为家。再一次十指相扣,与她共同立在大正宫最高处,四海苍生,匍匐脚下。卿尘伸手握住他,十指相扣,心里只余柔软一片。夜天凌微微扭头过来:“放舟五湖,遨游四海,你想先去哪里,东海吗?” 卿尘愣愕,“四哥?” 夜天凌低声淡淡道:“我都知道,你这几天说的话我都听得见。”他伸出手去,轻轻抬起卿尘的脸颊,唇边笑容俊傲,病中微凉的手指似乎修弱无力,但那底下蕴藏的力量,只要反手一握,便是九州天下风云变,翻覆四合八荒。“待东海战事平定,我带你去那云海仙山繁华地,又有何难?只要你想,只要我在,天下无处不可去。” 卿尘凝眸于他,静静转出一笑:“只要你在,四海皆是我家,何处都一样。”

/wx/8559/

忘川

作者:沧月 | 完本

忘川沧月听雪楼,听的是江湖霸业,听的是儿女情长。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人中龙凤去世三十年后,听雪楼三易其主,兴盛衰败,起起伏伏,到了第五代,局面已经变得尤其艰难。七大帮派秘密结盟,以“天道盟”为名,开始与听雪楼分庭抗礼,江湖格局岌岌可危。 何以挽救危局?唯有夕影血薇,重现江湖。 她从风陵渡的月夜驾舟而来,携剑回到洛阳。然而却没有料到,在血薇来到夕影身边之前,听雪楼里,早已有了另一个女子,已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几年。昔年人中龙凤的传说,终究一梦。而她孤身远去天涯,绝望之中,再遇新的机缘。十年前惊鸿一瞥的陌路人,竟重归于她的人生。 刀剑如梦,恩怨如潮。 真是可怕啊…人心里那种爱与恨的力量! 一饮一啄,俱是注定。如果早知道最后的结局,她是否还愿意学成一身的绝学?还是永远留在风陵渡,做一个只看着黄河日落,永远不知道什么是江湖的平凡女子?《忘川》的结束,标志着属于听雪楼的时代也终于彻底结束了。 那个从初中时代就绵延开始的梦,在这里画下了句号。 就如同我随风而去的少年时代一样。 有生之年,望穿秋水,终于渡过了这条忘川。 ——沧月 听雪十年,武侠世界至此完满“血薇,不祥之剑也。嗜杀,妨主,可谓之为‘魔’。” 下着雨的初秋之夜,风里有菊和兰草的清香。洛水旁一间小小的酒馆里,人声寂寥,风灯飘摇,只有一人独坐。灯影雨声里,连外面河水静静流淌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那个女子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那本翻得卷了边的古旧书卷。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