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东照片图片

辰东

5 部作品

原名杨振东,中国北京市人,著名网络写手,中国作协成员。崛起于网络文学青铜时代,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因善于设置悬念,被读者们称为“坑神”。是当前网络小说界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写手之一。以《神墓》一文扬名立万,开创了太古战争流这一山门。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9338/

苏染染追夫记

作者:云葭 | 完本

日边红杏倚云栽,那个“冰山脸”说什么?“我是不会娶你的,还望苏小姐早早断了念想。”她堂堂相府千金、公主的宝贝、皇上的外甥女、蜀山新一代女侠竟然被这个说话冻死人的木头连逃两次婚?完了,完了,淑女也疯狂了。 为报逃婚大仇,她只得踏上漫漫追夫路。好不容易易容来到洛阳,哪成想还是躲不过蜀山里外的熟人们:逃跑的夫君秦浪、冤家路窄的楼喧、蜀山女神、臭嘴巴的苏南……什么什么,竟然还有销声匿迹几十年的X教余孽逝水红颜?我的苍天哪,真是要人命啊!就在京城陷入一片惶恐之时,皇帝舅舅却还来乱点一下鸳鸯谱,更让人咂舌的是她自已在三年前竟然还有一次私定终身的情缘?这可真是乱了套了…… 号外!号外!秦将军失信于人,二公子再次爽约。看相府千金如何追夫除X!鸡飞狗跳、心惊肉跳、小眼儿乱跳……就不信你看了不笑! 说小白女不可爱,快乐其实很简单,漂亮也绝不是女孩儿唯一的资本。面对生活,我们都是苏染染,相信自己,乐观、充满希望地去面对,你就可以走好自己的路,把握好自己的人生。 苏南没有骗我,老太太正在花园里逗着八哥玩呢,看她精神抖擞红光满面的,哪像快要死的人啊,估计再活个十几二十年都有没问题。 我在心里把四师兄六师兄七师兄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连四师兄迷恋的那个惊鸿美人都没能幸免。苏南很幸运和我同祖同宗,要是别人敢这么把我从大街上抓回来,我非挖了他的祖坟不可。 奶奶一看见我和苏南,赶紧把手里的鸟笼扔给了丫鬟,她说:“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回来了。”传说中的光阴似箭原来是真的存在的,我总算知道了。这些日子为了想办法破坏这门亲事,我瞎折腾来折腾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娘居然跑来跟我说:“染染啊,明天你就是别人家的人啦……”后面那些话我压根就没听进去,光是那句“别人家的人”就足以让我癫狂。 时间怎么可以过得这么快!我面如死灰,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在我房里不停地唠叨的娘给“请”了出去。因为我对成亲这件事很不上心,近日来相府再怎么喜气洋洋再怎么闹腾我也不当回事,权当自己是局外人一个。哪知道我不上心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马上要被卖了,我还蒙在鼓里,好像明天要出嫁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总之怎么也不是我苏染就是了。 想想就觉得可怕,我脑子一抽,急急忙忙收拾细软去了。雪柳刚进来,见我这翻箱倒柜的阵势,给吓傻了。

/gw/9138/

一个人的朝圣

作者:蕾秋·乔伊斯 | 完本

一个人的朝圣1+一个人的朝圣2:奎妮的情歌,哈罗德·弗莱,六十岁,在酿酒厂干了四十年销售代表后默默退休,没有升迁,既无朋友,也无敌人,退休时公司甚至连欢送会都没开。他跟隔阂很深的妻子住在英国的乡间,生活平静,夫妻疏离,日复一日。 一天早晨,他收到一封信,来自二十年未见的老友奎妮。她患了癌症,写信告别。震惊、悲痛之下,哈罗德写了回信,在寄出的路上,他由奎妮想到了自己的人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邮筒,越走越远,最后,他从英国最西南一路走到了最东北,横跨整个英格兰。87天,627英里,只凭一个信念:只要他走,老友就会活下去! 这是哈罗德千里跋涉的故事。从他脚步迈开的那一刻起,与他六百多英里旅程并行的,是他穿越时光隧道的另一场旅行。这个小说是这两年从英国、德国、到美国到台湾地区的黑马畅销作品,入围了2012年的布克文学奖,作者是英国的知名编剧,她第一次尝试写小说,她的语言真好,让人只想大段引用,她真细腻,女作家的穿针走线、静水流深的细腻,扩大了我的感官触觉,她讲了一个好故事,她介绍我认识了一个朋友——哈罗德,这个受伤的小孩,这个沉默的男人,这个妻子眼里的窝囊废,这个人生的loser,当我跟他一起一层一层靠近他自己,他毫无疑问地成了陪伴我的老朋友。《泰晤士报》有人评论说,“自从遇见哈罗德的那一刻起,我再也不想离开他。”而当那天傍晚我终于读完这个故事,把纸稿一推,伏在桌上大哭了一阵。我想,只有人类会不断地犯错,也只有人类才能如此承受,我是多么理解沉重而孤独的滋味啊,而哈罗德最终历经磨难获得重生。那一刻正如闷热无风的夏天里终于降下了一场凉爽的雨。 这本小说是轻快的,带有些喜剧色彩,用强有力的新声音表达出了一个古老的英式故事,独创,细腻,感人。——布克文学奖入围语 《一个人的朝圣》不仅关于爱的失去,还关于日常生活的信念及万物之美,从哈罗德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前面的微小动作开始。 ——《纽约时报》 那封改变了一切的信,是星期二寄到的。四月中旬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早晨,空气中飘着洗衣粉的香气和新鲜的草腥味。哈罗德·弗莱刚刮完胡子,穿着整洁干净的衬衫,系着领带,坐在饭桌前。他手里拿着一片吐司,却没有吃的意思,只是透过厨房的窗户,凝视着修整过的草坪。草坪正中间杵着莫琳的可升降晾衣架,一小片绿被邻居的木栅栏紧紧围起来。 “哈罗德!”莫琳大声叫道,压过了吸尘器的声音,“信!”哈罗德也想出去走走,但是现在出去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修修草坪,而他昨天才刚剪过。吸尘器突然安静下来,一会儿工夫,莫琳手里拿着一封信气鼓鼓地走进了厨房,坐到哈罗德对面。莫琳一头银发,身材苗条,走起路来轻快利索。他们刚认识的时候,哈罗德最开心的事情就是逗她发笑,看着身材匀称的她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给你的,”莫琳说。等她将信放到桌上轻轻一推,信滑到哈罗德手边停下,他才反应过来。两人都盯着那信封。信封是粉色的。“是贝里克郡的邮戳。” 他并不认识谁住在贝里克郡。其实他在各地都不认识几个人。“可能弄错了吧?”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