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娴照片图片

张小娴

20 部作品

张小娴,祖籍广东开平,毕业于香港浸会学院传理系。曾任职电视台编剧及行政人员,亦曾编写电影剧本。香港著名言情小说家,95年推出第一部长篇小说《面包树上的女人》而走红文坛,是继亦舒之后,香港最受欢迎的言情小说家。张小娴的作品,善于描写都市的男欢女爱,深受年轻读者的欢迎。张小娴经典语: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8971/

传奇

作者:墨舞碧歌 | 完本

那一年,他是武帝连玉亲点的首届状元,侍君为民,清正出色; 那一年,他宫宴醉卧他身边,枕帝袖眠,武帝撕袖而起早朝; 那一年,他被揭发为逆臣之后,武帝连驳十八道重臣谏折,赦他死罪; 后来,女子顾双城乔装考试,获封第二届状元; 后来,双城被赐妃,惊艳天下; 后来,他以剧毒谋害武帝宠妃双城,虽未遂,武帝盛怒,令乱棒将他活活杖至断气。 后来,尚宫局四名最高执事女官深夜被密诏至金銮殿,任务竟是为他入殓。时至,众女官惊恐发现,銮座上仅一具女尸静陈,口含玉石,身披武帝八爪金龙大袍,“他”竟是女子……每朝科举制度,从形式到内容,各有不同。大周设乡、会、殿三试,逐级而上,从乡郡到州省府,最后是中央。 准考证这玩意儿,正是身份的凭证,由官府统一制膳,其上滕以特别图案,写有考生籍贯姓名、乡试名次等,并以官府印鉴戳于其资料上。也就是说你必须在乡试中取得名次,才能参加会试。 当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官盖印也不过是那点事儿。 所以,这对素珍说虽是造假,证却实非假证,而是花了钱的真证。 只是,不管乡试会试有怎样的猫腻,最后一关殿试,由天子亲点,却得见些真章。 如果你的仇敌是最睿智狠厉的皇帝,如何才能让他痛,夺他心头最爱?可为何最终却自己先罢了手,君王又可曾痛过一分?如果心怀天下,绣织大好河山又岂止男子独为?大隐隐于朝,全新演绎一曲女驸马、女子从政的千古传奇! 那女子方才一直不声不响,这时尾随他走到床畔,替他更衣。 素珍心里堵得慌,几步走到榻前,沉声对那女子道:“出去,莫逼我找人来请你。” 她说着在榻上坐下,凶狠地瞪过去,“你不能睡她,你要睡睡我。” “你出去吧。”他说道。 “我不出——” 她往内一挪,盘起腿双来,仰头狠狠磨牙。 “行,那就睡你吧。” 突然落下的帐子打到她眼帘,素珍一呆,才发现那女子已然不在,他 最后那句出去敢情不是对她说的?

/yq/8792/

指间欢颜

作者:晴空蓝兮 | 完本

无意中,遇见一场爱情命运之神把他们带到了对方面前——他们门对门住着。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他竟是学长的弟弟。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她竟是兄长的暗恋者。然而,爱情,居然大驾光临了……就在恋情即将圆满之时,上一辈的桃花债却突然阻止了美丽的婚期,风云突变生活从来就不是童话,并非牵手就能从此幸福美满。听见门铃声,许倾玦从浅眠中醒来,睁开眼,仍是一片无止尽的黑。从床上起身的时候,他按着隐隐抽痛的额角。也许是因为昨天从画廊回来的时候吹了风,他发现自己正在低烧。   “倾玦。”   打开门,听见熟悉的声音,许倾玦面无表情地向后让开一步,让门外的人进来。   许君文走进屋子,在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的脸上仔细打量了好一会,才开口:“两个星期后的订婚仪式,希望你能去。”   闻言摇了摇头,许倾玦倚在墙边,“我想上一次,我已经和瑾琼说得很清楚了。”背抵着墙壁,一阵阵寒意从背后涌来,许倾玦不自禁地五指收紧。不知自己在沙发里坐了多久,当许倾玦打算站起来回卧室时,才发现之前一直被自己有意无意忽略了的腰痛,现在却使得他连起身都变得异常困难。   靠回柔软的沙发背,微微有些喘息,想到刚才沈清离开时小心翼翼的道别声,他的眉尖不自觉地蹙了一下。   刚摸到茶几上的手机,极凑巧的,铃声也适时地响起来。   许倾玦静静地听着,并不作任何反驳,只是唇角讥诮地微微勾起——他几乎已经记不起上一次听人提起那位许家的权威,“还有,”许君文的声音略微低沉了些:“那天,你让瑾琼哭了。”

/yq/9380/

帝凰

作者:天下归元 | 完本

此文原名:《沧海长歌》一个关于爱恨、生死、天下、人心,沉静在表而激烈在骨的故事,一段适合于唇齿间细细咀嚼出暧昧与深沉的悠长旅程,正如这冷夜幽幽,宫灯未灭,风卷了玉帘金钩琳琅作响,紫金百合鼎中烟光袅袅,一缕沉香。 而香灰底,一抹火星暗红隐隐,以缄默的力量,等待某一刻的蓬勃燃着。 长风起,凤凰舞,天下谁主? 这个华艳的年代,这个富盛的帝国,这些绝色聪慧的男子与女子们,这些深潜的阴谋和久伏的恩仇,这些因为爱与怀念,相思与别离而墨色淋漓走笔于苍茫历史蓝图上的抵死纠缠。 此刻,开启。本文讲述了一LOLI身御姐心的BH恶女以复仇为名行摧草之实,尽情荼毒众家美男,经过N次的调戏与反调戏,蹂躏与反蹂躏的斑斑血泪历程,最终完胜的故事。 前世里一场血案,开国皇后死状凄惨,今生里挟怨而来,真相却如掩于重重迷雾中的楼阁,回旋反复,不见全貌,隔世重来,她的复仇之剑,到底应轻轻搁上谁的颈项? 是暴烈而为情迷失的当朝帝王?是沉静而生死相随的别国王子?是妖魅而城府深藏的异姓王?是清雅而绝顶聪慧的皇弟?还是潇洒而有所怀抱的武林骄子? 谁是她的敌?谁是她的友?谁葬她于残忍杀着,谁挽她于绝巅长风?谁最终凛然而观,见她傲然冷笑,轻轻于九霄云天之外拨动手指,摆布翻覆这深宫迷怨,天下棋局? 秦长歌: 前生里,一只锦囊,收却绝世红颜身后艳骨,开国名后,落得功臣无冢,深怨长埋。 天女谪降,几世轮回。 我本九重灵元身,何须执着凡尘恩怨? 然而历劫未满,恩怨未解…到头来,解铃终须系铃人。 再入红尘,一笑如风,翻覆爱恨种种。 彼生彼死,莫失莫忘,今生前世,魂兮归来。 风起云烟,逐鹿舆图,天下棋局,纵横手谈。 宫阙之巅,浅笑回眸,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转侧,弹指流光如许,落足,底定江山绮丽。 待得乾坤事了,谁人共我长歌? 萧玦 前生里与她结发,红罗帐里一笑嫣然。 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纱帘下人如玉,雪色清光耀亮双眼,她的呼吸拂在耳侧,轻浅而幽香,带着隐忍与节制的欢娱。帘幕里逶迤唇齿,没有人知这一刻幸福来得如此缠绵,瓷枕上黑发交缠,但愿这一生永远撕脱不开。 未曾想,转瞬,恩爱风逝,换得火海中喋血的结局。 谁是谁的债,谁是谁的劫? 谁漫步过断桥后那一地月华,一身寂寞。 谁凭栏问: 年年雪里埋新酒。 却与何人谋一醉? 楚非欢: 西苑桃林花开如雪,你从落华缤纷中走来。 醉了一地娇红。 风过,听得呢喃: 人生,不过一场是非之欢。 玉自熙: 浮生面具三千,宛转指尖。 帘影后,玉镜中,谁窥见妖魅容颜。 爱情是玉鼎香炉中袅娜轻烟。 生命里最初的熙光,一瞥间。 素玄: 月圆之夜,西山之巅,青衫纨素,扁舟一叶。 无拘束处是蓬莱。 此生里恩怨翻潮如涌,俱匆匆。 终为谁横剑一拭,裂长空。 换一回振衣而去,且共从容。 萧琛 采西山之云,掬北海之水,吸长天之霞,撷瀛洲之花。 且换得人生里美玉无暇。 只是终不能忘 宫阙千层,楼阁深处,谁拔剑长吟,剑落处飞雪轻盈。 谁携琴高崖,萧然抚曲,谁驻足聆听,引为知音? 而斯人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风卷,风起,风中有隐隐的焦臭和血腥气息,碎骨肉末被迅速挤压碾碎成无数细小飞沫,因着那强大的威势,亦扑头盖脸的落下来。 玉自熙挥到一半的铁袖,突然生生顿住。 只此一顿,形势立转。 雪亮刀锋,极善把握时机,在风歇的那一刹,如蛇般一钻,乘势而进,寒气森森,冷光耀眼的,轻轻搁在了玉自熙颈项。

/yq/8761/

昭奚旧草

作者:书海沧生 | 完本

(昭奚旧草共上昭奚旧草下两部)第一部(即昭奚旧草上部):昭奚旧草之穷鬼路 大昭上百华国太子遭国舅郑祁残害,被拿着一纸婚书的未婚妻奚山君所救,乔装易容,落入穷山恶水。公子扶苏本性温柔沉默,却命运坎坷,求安不得,求全不得,历经人生三大劫难,父害封棺,弟杀身丧,妻淬子亡,危机四伏中终于磨砺出天子之志。求得三公辅佐,平定八王之乱,公子终回大昭。可是,一切的磨难本非天定,竟是人为。最后一次灾难的降临改变了扶苏的后半生。 主角:扶苏、奚山 配角:成觉, 三娘 ,翠元, 云琅, 青城 ,忍冬。从不知相思,安知相思死。 《十年一品温如言》后书海沧生首部古言华章巨献。 旖旎绮丽的古风画卷,倾尽山河的旷世绝恋。 奚山望岁三百年,公子扶苏胡不归。前世今生一双人,生死轮回未央情。 “我得宠溺他一生一世,做个他,像他待我那一辈子。惟愿他,此生便是那个前世懵懂的我,被钟爱,被安排。”黄炎宏土,华国上百,诸侯分封,集为国昭。史载杂项三百余万册,册中八万万人,万万人中各自寥寥,只手翻过五十年,不过春花落下的一臾。 那书中有座海棠园,园子里有个长不大的孩子,园子外有个暖不热的公子。 那书中有池太液水,一池之内是绵延的殿和绝望的公主,一池之外是不散的雾和向道的相爷。 那书中还有座青山,青山上有雪,青山下有个姑娘。姑娘喜欢看人,她盼着那其中有她的哥哥,背着她,带她回家,带她出嫁。 待到嫁给这世上最好的儿郎,便有人等她长大,有人带她去看海底的白珠、悬崖上的红花,欢喜她欢喜到打仗吃酒读书抚琴都忍不住带在身边,山高水长地过一辈子。他有些快意地大笑着,玉白的脸望着那山上的远方。他此生带着记忆而来,可记忆却只有三百年前的第一世。入地狱的第一时,有些人直直喊苦,做人好苦,捧着那碗汤便往下灌。经过喉咙,滚烫灼人,初见与最后一面全消;经过肝肠,曲曲绕绕,爱人之情事缘由,抱恨之半生业障全消;落了肺腑,晃晃荡荡,你忘了她,寸光沉入江山。 他凝望那碗冒着热气的汤,捧起来又放下,谁也不知谁的一生怎样活,可是分明都不是游侠,半生洒脱。他问那引导的黑衣使者还有多久才能见到想见之人,黑衣使者问他,汝可待?他问他能不能等。 能啊,能等。他想他得熬下去,他挺能熬的,他熬了三百年。从她走的那一日,已经宣判他容留。等着她,确凿罪名。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