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照片图片

王安忆

19 部作品

王安忆,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八十年代即已成名,其短篇小说《小鲍庄》被视为寻根派代表作。其母茹志娟亦是作家,可谓家学渊源,但我更喜欢后者的作品。王安忆的许多作品以上海为背景,如近期比较有影响的长篇小说《长恨歌》。她是一个讲故事的能手,一段旧事娓娓道来,很有女性的细致感。但也嫌有些絮叨。对细节很执着,总是不厌其烦地从头讲起。她的作品中,我比较喜欢的是一个较短的长篇,叫《米尼》,大概是写一个有偷窃癖的女孩子,很有意思。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5830/

云中歌

作者:桐华 | 完本

云中歌小说全集,云中歌2+云中歌3结局番外云中歌1:绿罗裙《云中歌2:浮生梦》《云中歌3:忆流年》《云中歌》 是桐华“大汉情缘”系列的第二部。这是一个残酷的成人童话。善恶美丑纠结其中。整个故事中的每个人都脱离不开阴谋的纠缠。故事看的很压抑,因为权力欲望的黑暗,吞噬了他们太多的美好。西汉时期,八岁的刘弗陵隐瞒身份随行游览到万里荒漠,走投无路之际,一个骑天山雪驼的绿衫女孩云歌凭空降临,将其带出荒漠。冷漠似冰的刘弗陵最终被精灵可爱的云歌打动,互赠礼物后相约十年后的长安相会。十年后,云歌带着儿时的诺言来到长安寻找刘弗陵,未想却将刘病已误认为是儿时的陵哥哥,以为他不仅不记得儿时的大漠诺言,而且身边还多了个贤惠美丽的女子许平君。伤心的云歌正欲返回西漠,却遇上了翩翩公子孟珏。 萍水相逢的孟珏为云歌排忧解难,看似淡漠,却以独特的方式默默守候云歌。原来,八岁的云歌无意中送出两只珍珠绣鞋,一是与她拉钩为誓的刘弗陵,另一就是当年的小乞丐孟珏。云歌费尽心思找寻刘弗陵,却机缘巧合地与孟珏相识相爱。珍珠绣鞋牵引出两段情缘,看似造化弄人,却是上天给云歌最好的礼物。云歌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到经历了人生的悲欢离合,但她依然是大漠上骑着天山雪驼爱乐于助人给人希望的善良女孩,努力与坚持在真爱中,做出最美味的食物,在蓝天白云下,唱出最美最动人的歌。亘古以来的离别眷侣的悲凄总是比佳人美满的结局更加耐人寻味。《云中歌》有三部曲,前两部人物刻画细腻生动、个性鲜明,动情入境反而只是铺垫;等到第三部,剧情节奏骤然推进到小说的高潮,所有的阴谋诡诈一一展开,每个人都必须迎来自己的结局,桐华的笔锋却收敛了不少,对于人物描写趋于平缓,故事的张力一下子静下来,宿命的气氛却更胜一筹。 而越接近结局,就越接近真实。刘弗陵或者刘询的最终结局是已定的,还是只能眼看着云歌、孟珏一步步走向命运,历史的齿轮不停地碾过,她们终究留不下自己的位置。这是故事,也是命。

/yq/9436/

半暖时光

作者:桐华 | 完本

《半暖时光》,这是桐华继《最美的时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之后第三部现代题材小说,时隔五年,桐华最新最美都市情感小说感动来袭。踏着青春的足迹,寻找温暖时光的记忆。 青春最美好的记忆,是我悄悄地喜欢上人群中笑容灿烂到耀眼的你,告诉你我喜欢你,却又落荒而逃,不敢面对你。而你并不像自己表现的那么满不在乎,紧张,不知所措。永远不会忘记,有一个少年深夜守在电脑前,只为找到那一首我唱过的歌;也会躲在漆黑的阳台上,用走调的歌声,为我唱一首全世界只有我听到的歌曲。那样的你,点亮了岁月,温暖了时光。 不管自己是否愿意,我们的生活永远不会只有一种色彩,总是既有阳光也有阴影,有美好的一面,也有痛苦的一面,我们无法选择遇见什么,却可以选择不同的态度去面对,你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也决定了世界给你的温度。《半暖时光》有一个“电视连续剧式的长篇小说反转故事模型”。一个90后的名牌大学女生,在从校园踏入社会的过程中,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命运与爱情的逆境和挫折。那些人性中的善良与丑恶、光明面与黑暗面的残酷冲突,构成了颜晓晨的独特的人物命运故事。她的两个男友都是“害死父亲的仇敌”,人类与人性中情感与理智的冲突演绎了一场感人肺腑的现代爱情悲剧。作家给这个“爱情死结”的“解套法”:面对沈家、程家的内疚与良心,晓晨和颜母用“宽恕”化解了一切。《半暖时光》,《最美的时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之后桐华最新最美长篇都市情感小说。 踏着岁月的印迹,寻找温暖时光的记忆。 超人气华语作家、影视制作人桐华,时隔五年,最新最美长篇都市情感小说。 在半明半暗、半冷半暖的漫漫时光中,没有百分百的幸福,也没有百分百的苦痛,总是既有快乐,也有忧伤,既有欢笑,也有眼泪,不记前因、不论后果,遇见你、爱上你,都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 “和别人吃饭,就是随便。和我看电影,不是要打工,就是要学习。”颜晓晨无奈地苦笑,这人说得苦大仇深,实际他只约过她两次,正好一次赶上她要打工,一次赶上第二天做案例报告,他们案例小组已经定好了晚上做练习,“你已经和我分手了,随便不随便还重要吗?” 好一会儿后,沈侯的短信又到了,“不重要了!不过,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不要那么快moveon,在我没有交新女朋友之前,你也别交新男朋友,成吗?” 颜晓晨像蜗牛一般慢慢地打了两个字:“可以。” 沈侯没有再回复,颜晓晨却一直没有放下手机,就如她对他的感情,不管他知道不知道,在意不在意,她一直没有放下过。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