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心文照片图片

龚心文

6 部作品

严寒腊月,天空簌簌的往下掉着雪花。 在白雪皑皑的山坳中,坐落着一座富贵人家夏日避暑用的山庄。 在冬日里本应寥落无人的庄园,如今却反常的人影绰绰起来。 李婶把手拢在棉衣袖子里,缩着脖子一路小跑进了厨房。 “起了起了,整日的偷奸耍滑,爷一会需得用水,赶紧的。” 柴草堆上嘭地坐起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 此人目光呆滞,头顶胡乱梳两个髻子,横七竖八的缀着几根稻草,晒得黑黑的脸上和这北地许多猎户一样结了两块厚厚的红痂。邋里邋遢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她从草垛上翻下来,闷不吭声揭开灶上两个后锅的大盖,哗啦装满了两大桶半人高的大木桶。 一肩挑了,穿过落雪的庭院,顺着游廊向着东厢房去了。 她身量单薄,但却走得快且稳,两大桶水的重量似乎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954/

徐徐诱之

作者:北倾 | 完本

想做你的牙齿,我难受的时候,有你疼。 我起先是你的病人,后来成为你的学生, 最后,做了你的太太。 我的最初和最终,都将有你,贯穿始终。 高冷腹黑牙医VS蠢萌牙科实习生 徐徐诱之徐润清问念想: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做矫正?念想回答:以前给我治疗智齿的医生建议过,但是我怕疼。徐润清扬起唇角笑,心底暗想:说得好像现在就不怕疼了一样。念想又补充:但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位医生了。徐润清的笑容一僵,倏然转头看她。 徐徐诱之 智齿消炎后可以拔牙了,徐润清边写病例边很自然地问道:是可以拔了,在月经期吗?念想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见他还在等自己的回答,点点头。徐润清见状,沉吟道:不用不好意思,经期不能拔牙,这个是例行询问。说完发现面前的小姑娘……脸色更红了。天色有些阴沉,云层压得极低,还是清晨的光景,就已经辨不清日色。   念想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紧张得胸腔里皆是心跳加快的阵阵回音。她一手捂着右侧的脸,一边又忍不住专注地看向对面门内的牙科椅。   虽然距离隔得有些远,看得并不真切,但这并不妨碍她对牙科椅上那位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感同身受。   她已经在这里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就在她以为她今天将会这样无限期地继续耗下去的时候,终于在牙疼的恍惚间听见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愣了一下,在自己的名字被第二次更清晰地念了一遍后,快速地起身走了进去。念想跟着老念同志到包厢没多久,徐开成就到了。 老念同志和徐同志是因为业务合作,后来发现有一共同爱好——钓鱼,从而渐渐发展为知交好友,并且正式建交多年。 只是那个时候念想已经上大学了,并未见过他,就知道两家偶尔也会聚一聚,父母的交情很不错。 郑重打过招呼之后,念想随着老念坐下来,默默瞻仰自己今后的实习老师…… 同一时间,徐开成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念想。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