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心文照片图片

龚心文

6 部作品

严寒腊月,天空簌簌的往下掉着雪花。 在白雪皑皑的山坳中,坐落着一座富贵人家夏日避暑用的山庄。 在冬日里本应寥落无人的庄园,如今却反常的人影绰绰起来。 李婶把手拢在棉衣袖子里,缩着脖子一路小跑进了厨房。 “起了起了,整日的偷奸耍滑,爷一会需得用水,赶紧的。” 柴草堆上嘭地坐起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 此人目光呆滞,头顶胡乱梳两个髻子,横七竖八的缀着几根稻草,晒得黑黑的脸上和这北地许多猎户一样结了两块厚厚的红痂。邋里邋遢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她从草垛上翻下来,闷不吭声揭开灶上两个后锅的大盖,哗啦装满了两大桶半人高的大木桶。 一肩挑了,穿过落雪的庭院,顺着游廊向着东厢房去了。 她身量单薄,但却走得快且稳,两大桶水的重量似乎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d/9130/

组织部长前传

作者:大木 | 完本

本书是第一部全面展现组织部内部选拔、考察、任用领导干部真实写照的长篇小说。   作家以主人公贾士贞在省委组织部8年的政治生涯为主要线索,细致刻画了社会转型时期的省委组织部在高级领导干部的选拔、考察、任用等过程中体制上的矛盾;干部的竞争;情与理的冲击;理念、良知的隐现,构成一幅幅多姿多彩的现实生活画卷。   本书从主人公贾士贞以一名普通的党校教师被借调到省委组织部工作写起,详实地记述他-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青年人,到了神圣的省委组织部却处处不适应,自认为有才华和正确的做法不仅得不到承认和认同,反而受到排挤甚至被退回党校。严峻的现实教育了他,他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做法,逐渐适应组织部门的工作。于是在日常工作的激烈竞争中不断地成熟起来,叙述了由科级、副处到正处级职务变化的全过程;并通过他在省委组织部8年的所见所闻所为,目睹了组织部门在选拔、考察、任用领导干部中存在的弊端,提出了改革建议,但遇到种种阻力和矛盾,在困难和压力下,他不断思考,巧妙地把握机遇,使得公开选拔、任用领导干部的办法初步得到实施,为实现干部人事制度的制度化、法制化作出一定努力的描写,让人们全面深刻地了解到省委组织部大小官员的另一幕人生,给人们留下无限的深思。  作家通过对省委组织部一幅幅台前幕后的传神描写,生动地刻画出了那些掌握着全省晋升高级干部大权的人的现实生活里的真实形象,展示出了这些特殊人物们的人生轨迹。以现实主义的笔触,以写实的手法,对官场、欢场都做了细微的描写,给人强烈的现场感和透视感。可谓是:于细微中尽显形象的深刻,于平凡中透视灵魂的颤栗。不失为一部全新题材的佳作。唐雨林大笑起来,指着李处长说:“太不雅了,痞话!” 贾士贞偷眼看看华祖莹,只见华祖莹低着头,贾士贞觉得这些家伙也太不像话了,人家华小姐还是个姑娘呢,于是说:“别忘了在座的各位都是组织人事部门的领导。” 唐雨林说:“我看差不多了,没有不散的筵席,今天就到这里吧!” “那我就从命了,我知道,大家还在等着想和电视台的一号女播音员宋雅跳舞呢!”李处长说着向小姐一招手,两位佳丽便站立在门外,恭送着客人。 大家一听说宋雅今天出场,便都来了精神,走出了包厢,紧随李处长拥入了二楼歌舞厅。

/gw/9022/

杀死一只知更鸟

作者:哈珀·李 | 完本

《杀死一只反舌鸟》(To Kill a Mockingbird)《杀死一只知更鸟》是美国女作家哈珀·李发表于1960年的长篇小说,1961年获得普利策文学奖,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世界范围内售出超过三千万册。于1961年改编成电影。 小说讲述了三个孩子因为小镇上的几桩冤案经历了猝不及防的成长—痛苦与迷惑,悲伤与愤怒,也有温情与感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南部的一个小镇。小说着重描写了六岁的斯库特·芬奇,她与长兄杰姆·芬奇和丧妻的父亲、中年律师阿蒂克斯一起生活。孤儿男孩迪儿来到梅康镇找他的姨姨过暑假,杰姆和斯库特与他成为朋友。三个孩子被他们的隐居邻居所深深吸引,那个邻居叫做阿瑟·拉德利,令人生畏。梅科姆镇的人们不愿谈及拉德利,在许多年后也没有人见过他。孩子们则利用谣言编造了各种故事,推测背后隐藏的玄机,并设计一个计划引他出门。在之后的两个暑假中,三个孩子发现,有人在拉德利家外的树上常给他们留小礼物,有时,这个神秘的布像孩子们示好,但令人遗憾的是,布从来没有亲自出现过。 阿蒂克斯被法院指定为汤姆·鲁滨逊辩护,后者是一位黑人,他被控强奸一位白人少女马耶拉·尤厄尔。虽然许多梅科姆镇人表示反对,但阿蒂克斯同意为汤姆辩护,有的孩子因阿蒂克斯而嘲笑杰姆和斯库特,称他们的父亲是“爱黑鬼的家伙”。斯库特甚至被挑衅为她父亲的荣誉而打架,而父亲告诉他别这么做。而阿蒂克斯面对一群想要将汤姆处以私刑的人,由于斯库特、杰姆和迪儿的突然出现,使得暴徒们不得不被迫从阿蒂克斯与汤姆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因此倍感羞愧,四散离去,危机得到了化解。 因为阿蒂克斯不想让孩子们出席汤姆·鲁滨逊的审判,斯库特、杰姆和迪儿只能从有色人种观礼台上悄悄旁听。阿蒂克斯假设原告马耶拉和她嗜酒的父亲鲍伯·尤厄尔撒谎。并不友好的马耶拉主动向汤姆施加诱惑,而她父亲为此对她大打出手。虽然汤姆的无辜显而易见,但陪审团依然判他有罪。当绝望的汤姆越狱被杀时,杰姆与阿蒂克斯对司法公正的信念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虽然鲍伯·尤厄尔胜诉,但他的名声扫地,他气急败坏的誓言报复。鲍伯当街淬了阿蒂克斯的脸,试图闯入审判法官的家骚扰汤姆·鲁滨逊的遗孀。最后,一天晚上,当杰姆和斯库特从学校的万圣节盛会回家的时候,鲍伯突然对他们痛下毒手。杰姆的胳膊在打斗中折断,但在混乱中,一位陌生人救出了孩子们,这位神秘人将杰姆扛回家,斯库特认出他就是阿瑟·拉德利。梅科姆镇的警长来到并发现鲍伯·尤厄尔死于缠斗。警长与阿蒂克斯进行辩论,试图确认杰姆和鲍伯俩人谁该负责。阿蒂克斯最终接受了警长的观点:尤厄尔摔到了自己的刀上。拉德利请斯库特送她回家,在道别之后,他再度消失。站在拉德利的门外,斯库特为他们无法偿还之前的礼物而深表遗憾。我哥哥杰姆快满十三岁的时侯,肘关节被扭断过。后来伤好了,他也不再担心今后玩不了橄榄球了,就不大为自己的伤感到不自然了。他的左臂比右臂稍短,站立或行走时,左手的手背与身体成直角,大拇指和大腿平行。这些,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只要能传球,能踢球就行了。 长大到可以回顾往事时,我们有时谈起那次事故的起因。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