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吃山竹照片图片

我爱吃山竹

8 部作品

转眼就到了周五。 浑然不知道几个狂热粉正对自己虎视眈眈,这边刚一放学,玄鱼就收拾书包准备走人了。 “周六周日一起出去玩儿么?”将几张卷子随意的塞进去,她问。 话说,小伙伴怎么这么喜欢玩儿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人特高冷呢。“小、小妹?”仿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似的,林映月猛地回头。 “那什么,我先进去了……”林家这边总共有六个人,数量着实不少,生怕等会儿真的像接待所说的那样,整个场馆都要被封闭。 来不及质问为什么同为金卡会员,对方的权限比自己高了这么多。 朝老婆孩子使了个眼色之后,江总赶忙行动。 刷卡、结账、找房间,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他丝毫不给旁边的保安将自己赶出门机会。 很快,整个大厅这里就只剩下玄鱼他们几个。 万万没想到何父会这么干,玄鱼知道自己手上这张金卡比较特殊,但是她真的想不到会这么特殊。 得,这回算是露了个大脸。 本来她打算顺其自然,没想过这么高调来着。 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真相了的郑向原对传说中的年级第二充满了同情,明明同样是学神,却在求学的过程中遇到了挂比,想想这种心理阴影也是很重了。 但凡学神能坚持过这几年,以后怕是再大的压力也打不垮他了。 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当郑向原对上玄鱼那双眼睛的时候,不自觉的就点了点头:“没问题,到时候我叫司机来接你。” 小伙伴也真是可怜,唯一的外公,现在正满世界的跑。 偌大一个房子,只有她还有煮饭的阿姨在。 这要是换了旁人,怕是早跟自己外公闹翻了。 没有注意到小伙伴几经变化的眼神,等大部分同学都走了之后,玄鱼也出了教室门。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差不多十六七岁的女孩慌里慌张的从楼道里跑过来,然后一个没注意,一头扎进了玄鱼的怀里。 “小心一点。”表情无奈,玄鱼伸手扶了她一把。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yq/8670/

你在遥远星空中

作者:九鹭非香 | 完本

你在遥远的星空中微盘番外,你在遥远星空中番外结局,九爷别这样甜蜜番外,网络原名《九爷别这样番外》一阵白光闪过,风吹虎啸,半空中砸下来一个白色的巨型的……蛋?老天爷下蛋了? 荏九匪夷所思地用刀背敲了敲蛋壳,只听咔嚓几声,她手中斩金截玉的宝刀上裂出了数道细缝,眨眼间便碎成了一堆废铁。与此同时,白光乍现,身前的巨蛋从中分开一条线。“何何何、何方妖孽作怪!”荏九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捂着脸哆嗦道,“蛋不是我敲碎的!别吃我!这外面有只吊睛白老虎,稀有的!你吃它!” 她自顾自地缩成一团抖了半天,却发现四周再无动静。荏九转了转眼珠,犹豫了片刻方将手从脸上拿开。 只见蛋里坐着一个穿着奇怪黑色甲衣的男子。 荏九失神地盯着他的脸,不由自主地淌出了一地口水—— “原来,好看的男人都是孵出来的。”横行乡野的女山贼荏九从蛋壳里捡回一个美男,故事由此开始。 荏九说—— “我有个提议,你是别的星星上的人没关系,不喜欢我这样强取豪夺的手段没关系,甚至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荏九正经严肃地说,“你可以改呀!” 楚狂说—— “第一,唾液是传播疾病最多的途径之一,你未经消毒,请不要再以这种方式触碰我;第二……”他直勾勾地望着荏九的眼睛,不避讳也没有太多感情,“不要勾引我,这会让我很困扰,望配合。” 一生中总会遇到这样一个人,也只有这一个人,你对他的喜欢,舍生忘死、破釜沉舟。 他,来自另一个星球。糊之中,这个声音像是从天外传来的一样,荏九感觉自己的姐姐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拖拽着往黑暗里面拉,黑暗之中什么也没有,她什么也不用思考,不用挣扎,不用痛苦,黑暗里面……很好…… 忽然间,荏九的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覆住,姐姐流在她脸上的血不见了,她们压在她身上的压力也不见了,鼻尖里若有若无的诡异味道倏地消失,荏九蓦地回神,但见楚狂正沉吟着看她:“清醒了吗?” 荏九一怔,借着楚狂肩上的光看见了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在蛇狭窄的食道里,四周皆是鲜红的肉壁。荏九是脑袋向下被吞进来的,所以她正好与楚狂脑袋对着脑袋。

/gw/9250/

水仙号的黑水手

作者:约瑟夫·康拉德 | 完本

水仙号上的黑水手,水仙花号上的黑水手,《“水仙号”的黑水手》是英国现代八大作家之一约瑟夫·康拉德著名的“海洋小说”的代表作之一。黑人新水手惠特一上船就病倒在床,对整个航行没有出过一点力,却处处表现出“暴躁和怯懦”。最后,惠特死在船上。海员们为他举行了水葬,惠特的尸体刚一掉在海里,海面上就刮起了一阵怪风,此后一切正常,“水仙号”抵达英国,海员们登陆后四散而去。惠特这个独特的形象激起过评论家们的巨大兴趣,评论《水仙号》成了解释惠特的意义,结果又多少康拉德评论家就有多少惠特。而其实,惠特不过是陆上千千万万具体社会现象投向大海的阴影的焦点。 “水仙号”的大副白克从灯光照耀的官舱一大步就跨到了后甲板的阴影里。他头顶上面,沿船尾楼陡峭的边缘,值夜班的人连敲了两下钟。时间已是九点了。白克抬头问那上面的男子道:——“伙计们都上了船么,脑尔士?” 这汉子一瘸一拐地走下扶梯,想了一想说道:—— “我想都上了船吧,先生。老伙计们都在那儿,另外还来了一批新手。……他们准都在那儿。” “通知水手长打发新老水手都上船尾去,”白克继续说:“再叫一个小伙计带一盏点好的灯来。我想点一点人数。”

/yq/8791/

如果没有遇见你

作者:晴空蓝兮 | 完本

爱情中没有如果,没有也许,只有无法放弃。 二十岁那年的秦欢以为,她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而顾非宸便是她所有幸福和笑颜的来源。六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就那样匆匆忙忙地离她而去,如同那段远去的曾经无比甜蜜的爱恋,剩下的只是一些回忆,而更多时候,她连想一想它们都会觉得痛。明明不想再记起,明明想要逃离,那个人,却不是她不看不听不想就会轻易离去的。顾非宸,给了他最甜蜜的爱情,也给了她毕生难忘的伤害,却也在关键时刻护她周全。面对曾经分手的真相,面对平淡却安稳的一段感情,还有那些纷纷扰扰纠缠不清的过往,她又该何去何从?护士小刘推开十五层1509号病房的门。   这是她今天的最后一项工作,因为再过十分钟,她就可以下班回家,美美的轮休十二个小时。她计划先和男友吃一顿晚餐,然后回家睡一觉,补充连续工作损失的体力和耐心。   病房是单人的,配备浴室和阳台,电器设备一应俱全,用钱买来的舒适豪华。此刻正值盛夏,傍晚的风里还残留着明显的热度,透过室内的窗户,可以看见远处即将沉没在高楼大厦之间的血色夕阳。   “秦小姐。”小刘叫了一声。我们都曾经设想过,感情中如果有些事没有发生,如果可以重来,也许结果就会不同。但当一份感情留下的痕迹已经无法抹去,如秦欢,如顾非宸,即便重来,也还是要爱你。   背对着门口的女病人应声回过头。原本是一张极其标致漂亮的脸孔,但却因为缺少表情而显出一丝孤傲冷漠。   这位姓秦的女人仿佛郁郁寡欢,一双漆黑的眼眸黯淡无光,只是望了小刘一眼,声音平淡得好似白水:“我要出院,请问怎样办手续?” “出院?可是你现在的情况应该留院观察,至少还需要一至两天。”小刘从床尾拿出病历本翻看,皱着眉头表示不赞同。   女病人却态度坚决:“我要立刻出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