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凯伦照片图片

岑凯伦

88 部作品

岑凯伦,女,原名张慧。籍贯生年不详。她出身于香港一富裕家庭,从小接受良好教育,小学读英文书院,大学毕业后又赴国外留学攻读建筑系。回港后任职于自己家族的建筑公司,后从事小说创作。她的小说受香港著名作家依达的影响,专写青春小说。十余年来,共出版小说二十几部,在香港、台湾,新加坡以至中国大陆都拥有大量的读者。其代表作有:《八月樱桃》、《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彩虹公主》、《澄庄》、《天鹅姑娘》、《爱的彩衣》、《青春十八》、《海边·夕阳》及《天伦乐》等。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yq/8702/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作者:关心则乱 | 完本

海棠依旧小说: 知否? 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由关心则乱叙写的长篇古代穿越小说,属种田文。庶女明兰传1+庶女明兰传2,讲述了一名消极怠工的现代穿越女到了古代变成庶女之后的生活。篇幅甚长,描写细致,语言朴素不失风趣。一个消极怠工的古代庶女,生活如此艰难,何必卖力奋斗。 古代贵族女子的人生基调是由家族决定的,还流行株连,一个飞来横祸就会彻底遭殃,要活好活顺活出尊严,明兰表示,鸭梨很大。 古代太危险了,咱们还是睡死算了。 想写种田文来着,可是写的不地道,大家包涵。现代书记官穿越成了失恃小女孩,古代庶女也要小资。 女孩往前冲,不但要谋生,还要谋得好! 「你要记住——你没有舅家、没有嫡亲兄弟,上头有厉害的嫡母、下头有出挑的姐妹,你要想活得舒坦、活得自在,就得放明白些。」 穿越成了家族中最弱势的幼小庶女,看明兰如何从谷底攀升,创造美满人生!都说庶女是做小妾的命, 明兰却在祖母谋划下,一下出现三个能娶她当正妻的未婚夫人选?! 「太太管家理帐是一把好手,你嫂子更是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你好好与她们学学,再过一两年,你也要及笄了,这般黏著我,将来嫁人了可怎么好?」 再怎么舍不得,当年娇嫩的小胖娃,如今也必须拿主意管事儿,自己面对人生的风雨了…一入侯门深似海! 刚嫁入顾家,宁远侯府的亲戚就个个不省心,看来这都督夫人的位子可不好坐啊! 老太太:「你记住了,『贤惠』这东西,不过是黄泥塑的菩萨、孔夫子的牌位,嘴里拜拜便是,你若真照做了,有你悔一辈子的……你,不要学我。」 明兰泪如泉涌:「孙女谨记祖母的教诲,会用心过日子的。不论顺境逆境,绝不轻慢、绝不托大、绝不骄横、绝不疏忽,不怨天尤人,也不轻言放弃。谁知道呢,兴许老天开眼,孙女终能……春暖花开罢。」面对丈夫讨债般要她拿出真心实意,明兰觉得很头痛! 婚姻生活不是打卡上班,该如何才能夫妻恩爱、家庭美满? 顾廷烨:「你嫁给我后,一直待我很好,体贴周全,聪明伶俐……这些年来,你想做的事,你想知道的,哪一椿哪一样,我没有依你?可你就是不放心,暗中揣测我,一言一行半点错处都不肯落下!好好好,我果然是讨了个好媳妇!」 盛明兰:「祖母是真心疼我,才给自己惹上这遭劫难……心里真惦着一个人,就会急中出错,所谓关心则乱,像祖母这样……我总觉着,真心所爱,不是看他做了多少聪明事,而是看他,做了多少傻事。」 他对自己很好,专心一意的好,全力让他们母子安稳太平,这就足够了,他们是多么迵异的人,不过都盼着,岁月静好,天长地久…其实一般的小说都很难把握男主,深情、专一的男主不是没有,只是不出彩。可关大却把男主的成长夹杂在女主的成长中,让我们清楚地看到从张狂不羁的贵公子到手握实权的侯府公爷,顾二叔的每一步都走的不易。这样的顾廷烨让我觉得更真实,毕竟谁年少时没犯二过,重要的是你在那段经历中学到什么!任人物塑造饱满!戌时的梆子且刚敲过,泉州盛府陆陆续续点上灯火,西侧院正房堂屋内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手缠念珠,衣着朴素,与周遭的富贵清雅颇有些格格不入,此时屋内下首坐着的正是盛府当家老爷,盛紘。

/yq/9351/

斩青丝:第一皇妃

作者:纳兰初晴 | 完本

《斩青丝第一皇妃/斩青丝浴火皇妃》一块玉玦,他情牵十年。 第一美人的二姐散布谣言毁其名声,夺了本该属于她的恩宠,抢了本该属于她的夫君。 *** 她倾心相付,换来的是…… “凤浅歌,你对于本王的价值仅止于此,本王的王妃永远都不可能是你。”他冰冷绝情,在他们大婚之夜,将她送入他人洞房。 她之于他,不过是一味解药,不过是一个替身,不过……是一颗换得他心爱女子的棋子。 她本国色天香,却被人以为丑陋无比。 她本是他寻觅多年的女子,他却将她的姐姐错认,呵护了十年。 她本是他的妻,却让他一招花嫁错嫁,失之交臂。 真相昭然,佳人已去。 数年之后,新皇立后,她一袭凤袍如火,灼痛了他的心。 凤浅歌,锋芒暗敛,不争不抢,难逃命运捉弄,不堪一世情劫。 萧飏,心深似海,权倾朝野,一招花轿错嫁,痛失一生挚爱。 修涯,润似春风,内心狠绝。赌上命中所有,为她逆天改命。 楼暗尘,魅惑似妖,野心勃勃。为她巅覆皇权,一生后宫虚设。我无法去想象那个人心中爱她有多深,要多深的情,多大的决心,让他这般决然舍弃未来。 是我将她带到这里,他们相遇了,相爱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却赠予了我生生世世与她相遇相守。 这是一场梦,一场带着淡淡梨花香与紫藤花香的红尘梦。没有谁比谁可怜,没有谁比谁爱得深,没有值得与不值得…… 我与他,谁爱她比较深,谁会与她相守,都不再重要了。一个人一生可以这样爱,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但幸与不幸福也不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曾经爱了,不悔。 现在,依然爱。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