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观澜照片图片

陆观澜

9 部作品

陆观澜,女,晋江专栏作家。籍贯:江苏。住所曾经与沈括故居各界向往。血型:B。性格:矛盾。有时开朗,有时沉默。星座:号称是最不按常理出牌的射手座。职业:江苏大学老师。特长:一个平庸的人,没什么特长。或者……头发长,算不算?喜欢的作家:很多,大概跟当时心理年龄有关,最喜欢简-奥斯丁的洗练。喜欢的颜色:黑、白、蓝。喜欢的季节:秋天。最喜欢的一句话:人生只若初相见。最大的梦想:游山玩水一辈子。最常用的口头禅:天哪!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xy/8807/

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

作者:木子喵喵 | 完本

我想和你过好这一生番外,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结局,19楼,书包网。《我想和你过好这人生》是时阅文学&白马时光联合打造2016年重点图书,首印10万册上市一周即销售告馨,到货两天跻身当当网畅销榜第二名,亚洲好书榜榜首,上市两周极速加印,为2016年青春畅销图书。他阴郁冷漠,对她恨入骨髓; 他飞扬霸道,爱到置身事外; 他倨傲矜贵,却独与她安好; 这些都是他——顾子深。 那个众里寻她,要她赔偿黑暗煎熬的人。 如果寻找是因为恨,要她万劫不复就好, 偏偏又想让她此生安好。 因为那转身便可再度拥抱的温暖,不是谁都能够有幸得到。 “人生中最美好的两件事:一是夜晚与你相拥入眠,二是清晨一睁开眼就能看见你在身边。 如果这注定只是场梦,我想用一生做这场梦,和你过好这人生。” 温馨提示 药不能停!超人气畅销书作家木子喵喵全新颠覆力作 “温暖系”代表作家木子喵喵继《竹马钢琴师》后,颠覆之作,开启另类爱情新模式。三重人格,两种人生,一往深情。 有一种爱很毒,但他们是彼此的解药。这世界上,来日方长太少,多的是变幻无常。而不管这世界多么善变,我恒久不变的执念,唯有你。顾少和橙C的故事告诉我,不要心急,总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人,以我想要的方式爱我。而在这之前,我需要做的就是成为更好的自己。“江晨曦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顾子深了,这是三年来的第一次,他出现在她梦里,线条分明的脸上表情有些冷漠,他什么都没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那眼神太冷,仿佛冰冻三尺,让她心底最深处的某个地方,狠狠地抽痛。

/yq/8545/

盛宠妻宝

作者:抹茶曲奇 | 完本

暮春樱桃初熟,将新鲜樱桃刨开去核,盛入琉璃碗中,在上头浇上甜乳酪,便是一碗糖酪浇樱桃。糖酪浇樱桃,樱桃莹红如玛瑙,乳酪凝白如清雪,甘甜滋润,色味俱佳。这位穿着碧绿比甲、梳着双丫髻,端着糖酪浇樱桃的小姑娘,正是镇国公嫡孙女江妙身边伺候的丫鬟——玉琢。这会儿,正进屋给自家姑娘送点心。镇国公府阳盛阴衰,到了江妙这一辈,一屋子全是男丁! 江妙是三房之中唯一的女娃,上头有七个堂兄及三个亲哥哥罩着, 从小过得就是想要什么有什么、谁欺负她谁倒霉的日子。 长大后,昔日粉雕玉琢的小女娃被宣王陆琉叼回窝, 宣王杀伐果决、权倾朝野,江妙觉得,自己嫁给了他,几乎可以在望城横着走了。 宣王:生个包子,本王背着你走。 江妙:生俩可以让我骑脖子吗?这精致的香囊是用五彩丝线制成的,做成了乔元宝最喜欢的大老虎模样,正是今儿早晨,乔氏特意给他戴上的,乔元宝很是喜欢,宝贝的不给仨表哥看,只肯给江妙这个小表姐看。 九公主的声音带着哭腔,说道:“方才我和元宝玩儿,我想去捏他的脸,他就跑了,我追了过去,却没瞧见他的人,只在地上捡到这个香囊…我喊了好久都没反应,想来元宝定然是被人带走了。” 九公主虽然稳重,可到底还是个孩子。她很喜欢乔元宝这个小胖子,觉着他可爱,可如今她把他弄丢了。九公主自责的咬了咬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流出来。

/yq/8985/

月童度河

作者:安妮宝贝 | 完本

庆山 月童度河 安妮宝贝。月童度河(安妮宝贝改名后全新散文小说集,电子书6月28日开始销售) 这是一种如实和行进的写作 “一个人因为前世是金匠,眼中只能见到美丽精巧的事物,不愿意看到任何丑陋污脏。佛陀为了让他修不净观,让他从池塘中摘一朵莲花带回家。他目睹莲花的盛开和凋谢,得以领悟。” ——引言 这是一种如实和行进的写作,如同灌注之前,把容器清洁。只愿在时间中慢慢成为单纯的人。 《月童度河》是继《素年锦时》后全新散文小说集,用清简的文字,记录了对生活的诸多观察和思省。阅读、写作、旅行、自我修习,对情感的体悟,与亲友共处的点滴,以及生活的琐碎细节。这些在时间中累积的文字,如实展现了经由思考步步前行的心境,是对往日的梳理,亦是一路的探索与成长。正如书中所说:“把这几年的痕迹和记录,打包整理起来。在其中,可以看到盛放与凋谢过的花朵,结出的果实,以及坠落在泥土中的新的种子。”书中三篇未结集短篇小说与随笔相互映照,使创作版图更加完整。早晨四点十七分的时候清醒,天色仍微黑。有一种深深的万事变化和无常的感受。觉得非常孤独。如同预习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有时觉得时间太快,以致早上醒来会有微微恐惧。光阴流逝。是太专注了吧。如同海浪反复打在脸上无法呼吸。我还在往对岸游着。 路途奔波,睡一天算是休息过来。 把老僧人送的一枚海棠带回北京,今天把它吃了。酸甜,略生涩。他的生命是不建设不囤积,到老也只剩自己。有时有鲜花,有时有牛奶,有时别人供养一些微薄的食物或钱。不作为即是很大作为。他把海棠和鲜花整齐地摆放在菩提迦耶的佛陀画像之前,拿出一只分给我。让我装进裙子的口袋。 那日,在露台上。隔壁屋顶三个年轻僧人在洗澡打闹,互相角斗,把大桶冷水泼浇在对方身上。只裹着僧裙,被水淋透,身材毕现,俊美健壮。

/yq/8576/

婚色撩人

作者:鎏年 | 完本

不声不响做掉他的孩子,宗政贤第一次正视这个结婚三个月却只见过两次面的老婆。 修长的指尖掐灭刚刚点燃的烟,仿若没有余温般,宗政贤反复揉搓着指尖的烟烬,没有温度的话似是不经意的从嘴角逸出。“谁的?” “你的。” 叶安袭并不打算瞒他,反正他在婚姻中饰演的角色是路人甲,这个一夜迷乱意外来临的孩子,他是决计不会接受的。 看着病床上那惨白的好似处于生命边缘的小脸,宗政贤紧攥双拳,忍住掐死她的冲动。 结婚前,他对她的那些小动作了如指掌,顺了她的意娶了她,他亦有他的目的。 相互利用的婚姻,拨开层层迷雾掩藏的真相背后,是淡定如昨,还是早已深陷弥足。 最终,他如愿的坐拥宗研集团的江山,可她的一纸离婚协议却在须臾间打的他措手不及… 三年后,他女儿的生日party,她窝在高贵优雅的部长公子怀里,笑的一脸璀璨如花,可她手里牵着的小男孩是谁的孩子? “我们不是离婚了,我给谁生儿子跟你有关系吗?” “抱歉,我没签字,想离婚,做梦!”某冰山男耍了生命中第一次无赖。讲述了叶安袭和宗政贤之间的爱情故事。 叶安袭尴尬的迈进电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打算用按键来逃避片刻的尴尬。可刚一转身,只见电梯里的按键盘上,“1”那一盏灯已经亮着,原来他们也是要离开的。真是屋漏偏逢夜雨,竟在这里遇到宗政贤·极致的腹痉挛已经痛到麻痹,湿汗浸的浑身黏腻不堪,血液的腥臭混合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恶臭的让人作呕。已经有一阵子感觉不到下体汩汩的流着血了。

喜欢该作者的人也喜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