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华裳照片图片

一世华裳

22 部作品

一世华裳,【晋江文学城】作者,代表作《敌敌畏纪事》《我得逃个婚》《不报》是一世华裳创作作品,连载于晋江文学城,已完结。 邵泽当年在众多精英中脱颖而出,漂亮的完成了上头的考核,毫发无伤姿态优雅的回到组织,深受一群人的膜拜敬仰。他究竟是如何完成的任务一度成为众人讨论的热点话题,但最终成迷可等两年后工作重心转移到九区,邵泽觉得报应来了。景昊面带微笑的从齿缝挤字:“好久不见,这两年我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你。”邵泽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对不起风太大,我没听清。” 沈玄不想去探寻某条蠢狗的心思,带着凌希回小楼去享受二人世界,吃过晚饭照例在卧室陪着他。 晚八点半,邓文泓的电话不期然打进来,说道:“石安宴刚刚问我小煊其他朋友的地址。” 沈玄和凌希一听便知道石安宴这是没有在顾煊的住所发现二哈,所以某条蠢狗搞不好是真的失踪了。几人忍着不往最坏的方向想,静静等了一晚,第二天依然毫无音讯。 二哈以前跑过一次,邓文泓虽然担心,但隐约知道二哈在沈玄家里住过,更清楚好友能随机应变,倒不太会往坏处想,可这次小楼首先就被排除掉了。莫惑盯着他看了两眼,点点头,饭后将花笑言叫进房间,旁敲侧击问出这人昨晚说过卫玄的酒量不行,便知道某人兴许是要套话,心里立刻满意,暗道先前的铺垫没白费,总算是把那小东西一点点引到了这个方向。 花舵主的思绪仍在早晨的事情上,问道:“夫人的生辰不送点东西么?” 莫惑心想那混小子只是找个灌酒的借口,铁定不是真的庆生,说道:“不用。” 花舵主望着他冷淡的眸子,不知是第几次觉得沉痛,楼主再这样下去还怎么追到夫人,愁死人!他不由得劝道:“楼主,还是送吧,咱们可以私下送。”

作品列表 作者推荐
加载更多作品
/kb/8956/

二流小说家

作者:大卫·戈登 | 完本

事情开始那天,我打扮得像我已经过世的妈妈。我十五岁的合伙人拆开来自监狱的一封信。一个快要被执行死刑的连环杀人犯居然是我的头号粉丝…… 哈利·布洛赫是个潦倒的二流作家,靠以不同的笔名创作科幻、推理、吸血鬼等通俗小说和色情专栏为生。但他一直未能成名,精打细算,勉强度日。来自 监狱的一封信,让他的(名)作家梦再度燃烧起来。 来信者是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达利安·克雷,此人以拍摄写真为名,杀害了多名年轻女性,即将被执行死刑。克雷提议由哈利代他写自传,条件是哈利必须去采访克雷的三位女粉丝,并把她们和克雷写进色情故事中。 哈利的女高中生合伙人克莱尔(也是他的家教学生)认为他能否成名在此一举,极力劝说他接受这个提议。 哈利开始采访迷恋连环杀人犯的怪异女性后,忽然陷在比他小说中的人物还危险的境地。三个女粉丝接连被以克雷的手法杀害。连环杀手明明就在监狱中,这是怎么回事? 哈利被迫当起侦探,还要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与此同时,为了支撑生活,他还得继续创作科幻、推理和吸血鬼小说。 加入这场全方位类型小说的疯狂盛宴吧!《周刊文春》年度最佳推理小说第1名 ·“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年度最佳第1名 ·“我想读推理小说”年度第1名 ·“本格推理”年度最佳第8名 ·爱伦·坡大奖最佳首作短名单 ·《教父》《银河系搭车客指南》译者姚向辉老师热情翻译 ·引发全日本阅读狂潮的一部全方位类型小说 ·为了写出传世之作,作家有时候可能得赌上身家性命……

/yq/9034/

凤鸣九霄-帝姬

作者:莲赋妩 | 完本

凤鸣九霄帝姬莲赋妩,帝姬:凤栖铜雀台,从小被收养在王府的长妤有着强烈的恋父情结,因生得聪明可爱而倍受权聿王的宠爱,就连王妃都被她排挤在外。王妃怀恨在心,与父亲设计逼迫权聿王将爱女交出,嫁入皇宫为太子妃。王妃如愿以偿,而长妤进宫却是另有目的,那就是为了找出自己的身世。进宫后,长妤凭借自己的机智得到了众人的喜爱,同时也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原来她是皇帝的女儿,她的母亲是当年深受皇宠的锦妃,因皇上出宫,被皇后设计至死。从此,长妤对皇后娘娘便萌生了恨意。可太子殿下却深爱着她。想到皇后是太子生母,长妤有些下不了手。与时同时七皇子也对她渐生情愫。七皇子是贵妃之子,他与贵妃野心勃勃,就在皇上病重之时,贵妃与七皇子被迁出京外意欲谋反,长妤暗中找到她们意欲谋反纂位的证据,在关键时刻上报给了皇上。计划告破,贵妃被关押天牢,七皇子有幸携妻逃走,流亡京外。身体赢弱的太子继位后不到一年便被人下毒至死,长妤顾全大局,只得暂时放下心中仇恨,与皇后联手另推权聿王为王。长妤被封帝姬,入太庙为皇上祈福三年。下部主要内容简介如下:外人眼中,今上无子,长妤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帝姬,尽管如此,她却生活得不快乐。独居太庙三年,让她的性格变十分冷漠,回宫后,她与权聿王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亲昵。皇后和朝臣进言早早替帝姬挑个驸马,都被皇上一语驳回。一时间,宫中谣言四起,乱伦传闻渐盛,邻国趁机攻打,边境不稳。长妤为平息朝堂,安邦定国,主动要求和亲,皇上忍痛答应。可他万万没想到,与她成亲之人正是之前流亡偷生的七皇子…寂静的宫廷内院,一道黑影慢慢从廊下走出,身上的披风拖拽到地,行动处,不留任何痕迹,风貌下,她的神色有些慌乱,手中还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西宫的角门处,有一辆马车等在那里。 宫女抱着孩子匆匆上了马车,将孩子交给黑暗中坐着的人。 “王爷,这是锦妃娘娘的孩子,求您……看在从前锦妃娘娘与王爷的情份上,救这孩子一命。” “锦妃呢?”低沉的男声缓缓响起,他的面容隐蔽在黑暗里,令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黑眸,在黑暗中闪着幽冷的光。 宫女低下头啜泣,“皇后娘娘以赎乱宫闱为罪名赐下毒酒,娘娘买通了侍卫放出我跟公主,今晚……恐怕就是娘娘上路之时。”

正在加载